灵魂圣塞人•Andrew Scott 是我初心是信仰是我家爱尔兰小太阳•白月光Ben Whishaw我永远爱这两个男人•还有个Mark Gatiss•和他们仨的老公

故事细腻【CQ/片段】

脑洞开完大纲列完,但没时间动笔并且十分有自知之明自己还欠了一堆债。可是我真的忍不住了。

英式丑闻我感觉就像把自家心头里捧着的宝藏给打开给全世界看了,不是说不好,而是…我特么这种心动的感觉我压不下去啊。Norman我没想好和谁拉,要么找个能一直宠着他的金主爸爸要么找个一起丧的……我脑子里怎么又想到Sean了这角色有毒。所以还是先回过头来看一眼自家三人圈冷cp,重新对CQ蠢蠢欲动。

先扔个脑洞里压都压不下去的片段,我想看他俩日常温馨相爱相杀背道而驰(????)。正篇过几天考完试还完债来,我等摸太太的车。


————————————————


“我以为你会穿着你那可笑的西装革履,背个皮包来见我。”


晚上九点的爱尔兰酒吧的确不是什么见面的好场所,虽说一张张桌子分割分明,但庞大的人流量还是将这一片算不上多大的空间给挤到令人无法喘息。周边不少人面色潮红,显然已经几乎要臣服于面前的高浓度伏特加。


酒气喷洒上Q的脸,他不自在地侧了侧身子,差点撞上了手中托满食物的侍应。对方一连串骂声还是没能让他抬起头来看路。他熟悉这里,从门口去他们“专属座位”的路他怕是闭着眼也能走过去,虽然这并不是他不肯聚焦视线的理由。


从他进门起就有一道视线精准地锁定着他,就算他有尝试刻意被人群挤着走,那道视线似乎有透视能力,令他无可遁形。


操,所以为什么现在是我在躲。Q暗自骂了一句,最后几米也不耍花样了,三步并两步走到熟悉的角落里拉开椅子一屁股坐下,对着对面的人就是一句带着火的讽刺。


对面传来一声叹息,似乎是想说什么,停顿了一下又是一声叹息。


“我不会。”他最后只是憋出了这三个字,语气中带着苦涩。


这不是Q预料之中的反应,他迟疑了一下,还是没忍住抬头看了一眼。Max Denbigh把玩着手中盛满马丁尼的杯子,在猝不及防对上Q的目光时手指收紧了一下,眼神下意识想飘走,又努力克制住。


天知道他有多么想念和这双淡绿色眼眸对视的感觉。


还是Q先受不了这种气氛,率先移开了目光。


“我想你了。”


对面没头没脑扔来这么一句,Q感觉自己心不受控制颤了颤,皮肤上划过一阵颤栗。他别过头,想就此减少一些由前男友带来的不自在,出乎他意料的是,这句话之后就又没有下文了。这不是他熟悉的Max Denbigh的风格,对方一直是一个很会顺杆儿爬的又很固执的人,怎么五年不见转性成这样了。


Max的眼睛没有离开过Q,他知道今晚的自己如果被导师看到怕是要重新给他上一遍政客形象课程,这和他这几年来培养出来的性子…甚至是二十几年下来的本性都大相径庭,可有那么一瞬间他的心底有一个声音在喊,如果能回到过去那样,如果还能名正言顺用眼前这个人填满一切现在对他空虚又毫无意义的空闲时间,哪怕让他放弃他这些年所有的规划他也是愿意的。


如果他放弃了这个让他俩分道扬镳的念头,是不是就能得到这个虽然完全不自在却还是来赴约的、口是心非又坚守己见男人的原谅?


对面传来闷闷的声音:“还没恭喜你,如愿加入了国防部。”


声音把他脑海中的想法打散,锁了起来。Max现在真的完全不想听他谈论工作或者政治,可能他把所有的天真和人性都遗落在了这个人这里,他此时此刻甚至怀疑起了自己回伦敦的目的到底是把构思了数年的计划彻底执行下去,还是把回来把前男友重新变成现在进行时。


酒吧另一头的乐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换下去了,新上台一个抱着木吉他的歌手,轻巧拨着琴弦,从音响里传出的是悠扬的民谣。


Max整个身子探过桌面,抓住Q的领子,他错愕的眼神还没来得及收回便被Max封住了嘴唇。起先是一个很轻的吻,但在感受到Q没有太大抵触心态,甚至下意识微微张开嘴迎合时,Max的动作幅度变得大了起来,暴风雨般的攻势像是要掠夺干净所有的氧气,直到Q大喘着气推开他他才坐回原位,勾起嘴角。这五年来他心情从未像现在如此好过。


这个人不正常,无法沟通。Q的脑子给他下达了这两个指令,几乎是驱使着他抓起电脑包落荒而逃…没逃几步就在门口被尾随出来的Max给拦住了。


“我信用卡丢了,没订酒店,联系不上人,现金所剩无几。你不会把我一个人丢在伦敦的街头的是吗。”


没一句真话,Q很清楚这点。他很想说我还就把你给扔这里了你能怎么样。


可是Max那双深棕色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盯着他,让他把所有的话都卡在了喉咙口。这个男人一如既往知道他就是拿他没办法。

“一室一厅没你位置我也没多余钥匙。”


“我睡地板钥匙我不要我跟着你就行。”论耍无赖还真没几个人是Max的对手。Q翻了个白眼转身就走,却也是默认了Max跟在他身后,笑得像朵花。


评论
热度(3)

© 秋_Udazk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