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圣塞人•Andrew Scott 是我初心是信仰是我家爱尔兰小太阳•白月光Ben Whishaw我永远爱这两个男人•还有个Mark Gatiss•和他们仨的老公

别不拿黎明前的黑暗当黑暗 02(足球同人/杂cp/饥饿游戏AU)

2. 


皇社区


格里兹曼觉得之前发生的一切都那么不真切,他刚刚被选为参赛者了?要去那个地狱般的地方厮杀了?


“Antoine…”黑发少年站在他面前,咬着嘴唇,两眼通红。


这是他第一次看见儿时伙伴露出这种神情,他本以为就算世界末日都不能看见贝拉变色呢。但他现在完全没有心情说些什么,只能给他一个拥抱,宽慰他也试图宽慰自己。


“放心吧,你知道我追寻一个能展现自己的舞台很久了。”最后他似乎调整好了心态,还扯出一个笑容。


站在不远处的普列托将此幕尽收眼底,微不可查叹了口气,拍拍阿吉雷切的肩膀:“这里交给你了。我猜Mikel在会场都快急疯了。”


“他会急疯唯一的原因只怕也是你选择去送死。”


“隔壁出了那么大的乱子…这种情况下我不去谁去?你?还是伊尼戈?是想在比赛还没开始之前就在备战区和所有人都闹翻吗?阿吉你别这么看着我,你知道这是实话。”普列托的声音很平淡,但阿吉雷切还是有些不甘心地握紧了拳头。本来根本不会出现这种场面,如果不是……


“那个格里兹曼…你熟吗?”


“皇社有我不认识的人吗?这个人…他是个很乐观积极的人。”明明是称赞,阿吉雷切却从里面听出了浓浓的嘲讽。“不过作为队友绝对不是合适的人选。我得另寻搭档。”


火车缓缓离站,阿吉雷切脑子里盘旋着普列托告别前最后一句话。他知道也许这是他这辈子从普列托那里听到的最后一句也是唯一一句真心话:“我想去看看那里到底有什么能耐,能把我哥变成现在这样,就算是死,我也想知道。”


————————


纳瓦斯觉得自己又回到了八年前那个被噩梦惊醒彻夜难眠的晚上,只不过这次他没有办法再从梦里醒来了。他不认识拉基蒂奇,不过换成塞维利亚随便哪个都一样,他已经在区外独自居住了那么久了,早已没有任何熟人。


上了火车,他终于被允许卸下之前在台上强装出来的兴奋面具,对上了拉基蒂奇死水般的目光。


“我们还能活着回来吗?”


金发男孩的声音有些颤抖,看得出他是真的很害怕,而纳瓦斯不知怎么想到了八年前他看着火车消失在视线里的场景。那时的他也是这样坐在车厢内,和阿尔韦斯一起讨论自己的下场吗?


他发现他一点也不关心自己能不能活下来,他的生命其实早已没了意义。


“Ivan,”他的声音前所未有的柔和,“你会为了活下来去杀人吗?”


“不杀人怎么活下来?”对方没有一点犹豫脱口而出。


是啊,不杀人怎么活下来。纳瓦斯闭上了眼睛,回想他当初观看拉莫斯直播的那些画面。也许他要打破往届最快死亡选手的纪录了。


————————


除去离会场最近的巴萨和皇马——那里的选手在抽签仪式进行之后就被卡西利亚斯和哈维领走了——最先抵达的是毕尔巴鄂。阿杜里斯面无表情与略伦特以及穆尼亚因握手,一点也看不出之前在会场内的暴怒。


塞维利亚的两位参赛者下车的一瞬间,拉莫斯几乎以为自己要撑不下去了。他一步步都像在刀锋上行走般艰难,拖着身子站在那位八年不见的人面前,说不出一句话。


纳瓦斯安静看着他,这不是他设想过的重逢场面,更确切的说他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见到拉莫斯了,只不过再细想也只有在这种情况下才能见面吧。


最后还是纳瓦斯打破了沉默:“我是这届塞维利亚的参赛者之一,Jesus Navas。我想我并不需要导师。您教导拉基蒂奇就可以了。”


身边的人因为这话瞪大了眼睛,看着纳瓦斯讲完之后毫不留恋走进会场。拉莫斯伸手想拉住他,却只抓住了空气。


“那随我走吧。”拉莫斯僵硬吐出这句话,对拉基蒂奇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虽然皇家社会离毕尔巴鄂并不远,可今年不知是什么原因耽搁了,竟是最后一班抵达会场的。


“Mikel,好久不见。”


有些人天生就是有一种令人信服的嗓音,正如哈维普列托,低沉而温和,在划过心底的那一瞬间宛如丝绸般顺滑。阿兰布鲁敢打赌,任谁听见这种声音都会下意识将他归为智者或谋士,但和他认识了大半辈子的阿兰布鲁却知道,这人疯起来完全就是一个不要命的主,今年的比赛恐怕不会太平。


他多看了格里兹曼几眼,意外发现这孩子身上没有什么能被称为害怕的情绪,反倒是隐约透出一种兴奋。


呵,这倒是好办了。


“走吧,我带你们熟悉备战区。”



TBC.




评论(2)
热度(9)

© 秋_Udazk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