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圣塞人•Andrew Scott 是我初心是信仰是我家爱尔兰小太阳•白月光Ben Whishaw我永远爱这两个男人•还有个Mark Gatiss•和他们仨的老公

别不拿黎明前的黑暗当黑暗(足球同人/杂cp/饥饿游戏AU)

0.


凯旋者所乘坐的列车缓缓进站,周围已经陷入狂欢,放眼望去一片红白,似乎全区的人都穿上了他们区徽上那两种颜色的衣服,只为迎接三十几年后再次属于塞维利亚的荣誉。


纳瓦斯安静得和周围格格不入,明明已经入夏,纳瓦斯却觉得凉意贯穿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胞。


他想把脑子里的那一幕甩出去,但眼前的四五台大屏幕上不断在回放今年胜者最后的单挑。那是很漂亮的一个反杀,在所有人,包括他的对手都以为来自塞维利亚的那个男孩要支撑不住了的时候,他利用对方一刹那的松懈脱身,用藏在衣袖里的铁丝勒住对方的脖子,面带微笑看着所谓的白衣王子窒息而亡。


直播那晚,主持人扯开嗓子吼出的那个优胜者的名字纳瓦斯没有听见,他似乎在那一瞬间失去了所有感官,眼前一片黑暗,什么都看不见,什么都听不见。如果说以前对拉莫斯的担心压倒了一切,那在这尘埃落定的时刻,他紧绷了一个星期的神经终于松了下来。


他知道发自内心的欢喜,却总觉得心里有不安宁。只是太累了吧,一个星期都没有怎么睡过好觉,他这样对自己说。


当纳瓦斯终于闭上了密布血丝的双眼沉沉睡去,迷迷糊糊感受到了一根冰凉的细线贴上了他的脖子,拉莫斯的微笑与方才的直播如出一辙。他尖叫着醒来发现只是他家的猫趴在他的床上,折了根门前的柳树条拿在爪子里把玩,拉莫斯此时此刻应该还在那个可笑的圆蛋里接受各路媒体的采访,又怎么会出现在他家呢。


那晚的噩梦从未中断,他似乎回想不起以前和拉莫斯相处的情景了,只有从微笑渐渐变为邪笑的面部表情,和他手中那根在他梦里越发锋利的钢丝。第二天他搂着他那俄罗斯蓝猫在家里呆坐着,种种思虑最后化为一声叹息:“你说我能相信一个人不会变吗?”


他其实已经有了答案。


他不知道那人是否依旧能做回那个安达卢西亚最明亮的小太阳,但纳瓦斯知道他自己的心底已经不信了。即使拉莫斯在竞技场那几天他那么希望他回来,但真的到了那天,他发现他没有勇气再站在昔日好友面前,没有勇气再像以前那样对他了。


拉莫斯真的还是他认识的那个拉莫斯吗?


似乎一夜之间…不,在拉莫斯和阿尔维斯站在那个抽签盒子边上的那一刻起,他和他的距离就被拉伸的无限远。有庆幸、有自卑、更有无限的恐慌,那些感觉混在一起,他可以肯定他当初送拉莫斯上火车时的表情一定精彩极了。


“等我回来。”那个人神采飞扬的说道。


他记得他没有回答,也许从在那个时候他就已经料到了些什么,不愿在也许是最后一次面对面时说违心之语。


而如今他再次站在车站,背着登山包,手里抱着他那只身价不菲的俄罗斯蓝猫,不到十天却恍如隔世。火车终于进站,拉莫斯会在这里休息两天之后启程去各区进行游行,不过这些和纳瓦斯都没什么关系了。他恍惚看着那个身影在露面的一瞬间被人群淹没,慢慢转身离去。


Sese,我很抱歉,抱歉我的自私,抱歉我依旧过不去这个坎。


我…怕你。



1.

坐在房间里的女人手中有一下没一下淘着面前放满签的盒子,无聊得直打哈欠。门终于在她抬头抬到脖子发酸时被推开了,走进一个形象有些不修边幅,目光却无比锐利的男人。她有些紧张地走到他面前伸出手:


“哈维先生,终于您见到真人了,Coral Simanovich,很高兴认识您。”


男人对伸到他面前的手视而不见,直径走向了那个盒子,把之前被挑出来放在一旁的纸条打开看了看,随手扔进了一边的碎纸机里。然后头也不回离开了房间。


Coral有些尴尬收回了手,回想起她前任留给她的话,才明白究竟是什么意思。这是她做巴萨区主播的第一年,她写字台上只有一张前任留下的便笺,上面写着:“唯一注意事项——如果不想死就对哈维言听计从,因为这个人根本不懂的什么叫人情世故”


她想好的那些话最终是一句也没说,看着男人消失在门外,揉了揉自己的脚踝,不情愿套上十几厘米的高跟鞋踏出门。她也许要抓紧了。可过了几秒钟她还是折了回来,拉开碎纸机的门把最上面那些纸条给塞进了包里。


她也不是很清楚为什么要这么做,只是那一刻感觉这么做以后会有用得上的那一天。


这下是真的有些迟了…希望还赶得上。


———————


“我说的没错吧,哈维又是最后一个到的。明明巴萨离这里那么近,每次轮到他来当导师就总是能给拖成最后一个。”


哈维习惯性把卡西利亚斯的嘲讽当耳边风,挑了个舒服的沙发位置坐下,没打算再和这个相识多年的亦友亦敌的家伙废话半句。房间里都是些老面孔,一般来说导师这种活还是让有经验的人来做,除非真的心理承受能力到了极限不能再胜任,才会进行更换。


对这条各区都默认的规定哈维是有些不屑的,在见惯生死之后只会每一次变得更冷漠,而不会有什么心理承受不住这等说法。


他环顾四周,托雷斯和比利亚一如既往坐在一起说着些没人听得见地话,阿兰布鲁专心致志在调一种他从未见过的水果酒,科斯塔和阿杜里斯还有西凯拉一起探讨杀人方式,虽然基本只是科斯塔唾沫横飞,另外两位神色各异附和着。


拉莫斯自从八年前作为塞维利亚的胜利者接任这个区导师的职位之后,每年抽签他总会一个人站在阳台上拒绝观看直播,直到抽签结束之后才会返回和众人说话。


“因为我不希望我在离开竞技场之后第一次看到他是在直播里,不管他是站在人群还是台上。”


德米凯利斯当年去问他的时候他是这么回答的。满屋子有些沉默,每个人多少都想起了些以前的事情,最后便由着拉莫斯去了。反正那是人家的自由,又有谁没有那么一两个曾经没有丧失人性时在乎的人呢。


一开始卡西还和哈维说,拉莫斯绝对撑不过三年。哈维笑笑不置可否。他知道这话不是和他说的,而是和卡西自己。他这位老友又想起了当年的一位故人。


一年年过去了,哈维发现他也开始好奇拉莫斯究竟还能撑多久。每年抽签时他都无比庆幸自己是巴萨的一员,有些小手段可以动用。


不知什么时候阿杜里斯离开了依旧没停下演讲的科斯塔,靠在阿兰布鲁的吧台上一口口抿着颜色诡异的果酒。


“你再这样喝下去,没等直播开始你就醉了。”在阿杜里斯伸手讨要第三杯酒的时候,阿兰布鲁终于无奈出声制止。“你在担心什么?”


“骗鬼去吧,你难道不担心?”


“每年不都是这样子过来的吗,Aritz,今年也不会两样的。”阿兰布鲁微笑着,说是说服阿杜里斯,却更像是想要说服自己。


大屏幕闪烁了一下,博斯克那张万年如一日的脸出现在众人视线里。卡西低声吐槽了句说这老头的发际线似乎上次见到又短了些,得到屋里众人一致赞同。


“…我在此宣布,第126届联赛抽签正式开始!顺序和往年一样,请大家尽情享受这场盛宴!”


顺序和往年一样就代表第一个依然是皇马。卡西利亚斯收起了他那嬉笑的神情,专注看他这一届将要送进地狱的两位少年。


画面上的Sara笑得风情万种,她做这个工作也是已经十几年了,各种场面也司空见惯,由她来开场都是最放心的。


“今年皇马的两位勇士将是……Álvaro Morata!Mesut Özil!”


这两人在皇马都挺出名,后者因为他的长相,前者则因他是皇马传奇古蒂的亲传弟子。台上两人虽然都神色自若挥着手,他们这几个坐在贵宾室里的导师却都一眼看出厄齐尔眼底的恐惧。


“莫拉塔不愧是古蒂教出来的。”科斯塔对卡西利亚斯不乏羡慕的说了句,并没有得到回应。


画面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转到了巴萨,Coral还是即使赶到了现场,虽然脚肿了一圈,不过她的长裙

很好的掩盖了一切。她身边站着的是刚抽出来的第一位选手,Marc Bartra。


哈维知道这个人,前段时间和瓜迪奥拉见面的时候听对方提起过,说是一个特别有才能的男孩,给所有人感觉都很舒服很阳光。这男孩在台上没有半点慌张,自信的笑容和帅气的面孔…的确很容易让人对他产生好感。看来今年的赞助商不需要担心了。


“那么今年的第二位选手…Sergi Roberto!”Coral在看到名字的时候愣住了,还好回神快,才不至于在台上出乱子。和她同时怔住的还有她身边的巴尔特拉,以及人群中的一个卷发少年。


蒂托推了还在发呆的罗贝托一把,等他站在台上才反应过来应该向观众致意。的确有很多女孩因为他这呆呆的样子笑出了声,但哈维却暗自摇摇头,这届只能重点培养巴尔特拉,这个罗贝托没有可取之处。这种人怎么会是蒂托比拉诺瓦的养子?


马竞那里站在台上的是有些腼腆的科克和全身散发着沉稳可靠气质的加比。“至少这两人可以互补。”比利亚试图让托雷斯放宽心。


“科克这孩子我们都认识,一心一意只想开个自己的蛋糕店,和他弟弟一起安稳过日子,怎么就抽到他了呢……”


比利亚也不知道还能说什么,但又有谁能确保说一定不会被抽到呢。


直播的声音一下子放大了好几倍,画面上出现的是毕尔巴鄂区,伴着主持激动的吼声:“又出现了!第一位和第二位志愿者再次出现在毕尔巴鄂!让我们欢迎毕尔巴鄂的两位毛遂自荐的勇士!Fernando Illorente!Iker Muniain!”


阿兰布鲁在最后一刻接住了被阿杜里斯直接给打翻下吧台的酒杯,另一只手按住阿杜里斯试图安抚他。


阿杜里斯欲言又止,看向阿兰布鲁的目光里充满绝望。


直播再一次躁动了起来。


“第三位自荐者!这一届的自荐者似乎不少!有请皇家社会第二位参赛者Xabi Prieto!”这回阿兰布鲁那张似乎没什么可以打动他的脸上终于出现了惊愕,虽然很快又被他压了下去。他匆匆扫了眼站在普列托身边的人,除了一头金发之外什么也没看清,画面便跳去了瓦伦。


“你们区的第一个?似乎叫什么Antoine Griezmann?名字听绕口的。”赫塔菲的艾比奥尔有些苦恼回答。


Xabi你到底在犯什么浑,你趟这趟浑水做什么。


瓦伦西亚抽到了卡纳莱斯和加亚,赫塔菲选出的是萨拉比亚和帕科。


“塞维利亚今年的两位参赛者分别是……Ivan Rakitic!Jesus Navas!两位不要紧张,对镜头笑一下好吗?……”


塞维利亚的主持人的话被阳台上一声玻璃爆裂声打断,众人望去发现拉莫斯已经捏碎了手中的杯子,血不停滴在地上,但他似乎毫无察觉。


“我宁可…永远不再见他…”


剩下四个区的抽签仪式进行的很快,除了塞尔塔又出现一位自荐者之外,波澜不惊的结束了。拉莫斯摔门而去,留下其余的人慢慢消化抽签结果。



TBC.


————————————————


全部参赛者名单与各区的导师(参赛者名单从12/13赛季大名单提取,导师是在那个俱乐部踢过的球员)

皇马(卡西利亚斯):莫拉塔,厄齐尔

巴萨(哈维):巴尔特拉,罗贝托

马竞(托雷斯):科克,加比

毕巴(阿杜里斯):穆尼亚因,略伦特

皇社(阿兰布鲁):格里兹曼,普列托

塞维(拉莫斯):拉基蒂奇,纳瓦斯

瓦伦(比利亚):卡纳莱斯,加亚

马拉加(德米凯利斯):伊斯科,胡安米

格拉纳达(西凯拉):诺里托,里科

塞尔塔(科斯塔):奥古斯托,阿斯帕斯

莱万特(恩里克):纳瓦斯(现皇马门将),洛佩斯

赫塔菲(艾比奥尔):萨拉比亚,帕科




评论(10)
热度(29)

© 秋_Udazk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