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圣塞人•Andrew Scott 是我初心是信仰是我家爱尔兰小太阳•白月光Ben Whishaw我永远爱这两个男人•还有个Mark Gatiss•和他们仨的老公

村落 Part 8+9

这两天得把之前欠下的几章给补上…… 全部还清之后恢复正常更新频率(马竞赢球/托哥进球更文)还有一章嗯……

话说我都不好意思给这东西打皮法标签了=_= 看穿你就这么炮灰了我感觉好对不起你……本来要炮灰的是包子啊怎么就…… 

果然这几天隆包圈粉太严重……

————————————————————


Part 8. 


等待总是那样的漫长难熬,当黑衣人终于出现在门口时,他发现他暗暗松了口气。他的合作伙伴已在酒吧静候,手在桌上划者无意义的数字。


“你终于来了,我还在想要写到几呢。”


“有那么久?”


“等人的时候哪有什么时间感可言。”


他之前在房间里就考虑过了,他们只有十分钟,根本不够做出什么有效计划。保险起见还是他一个人来完成这些勾心斗角,给队友下达些简短的指令就够了。反正只要最终能达到目的,活着回去,过程时最不重要的。


“听着,现在的局面还不明朗,你要做的事情很简单,就是不管谁提议杀掉谁,都投反对票。如果他们让你提议,你就说不愿意杀人。这应该也是你心中真实的想法。就按照本我的意愿去做,本色出演他们不会怀疑。然后记下每个人的提议,明天想办法告诉我。这很重要,明白吗?”


他的队友低着头,没有表态。长久的静默后,才听见微弱的一句:“为什么?这些人真的会死,为什么能下得了手狠得下心去继续这个游戏?”


“这只不过是现实世界的一个缩影,把残酷程度极端化了而已。这个世界就是弱肉强食的,想活下去只能踩着别人的尸体。清醒点吧,我们现在是一条船上的人。”


--


预言师犹豫不决看着面前的14张卡牌,不知道该翻开哪一张。想验的人太多了,但是又觉得不管验证了谁都没什么大用。他努力告诫自己保持冷静,再一次将白天发生的所有事情在脑海里还原。


11、6、3、7、15…… 参与的人太多了,根本没法选择。


况且他想验的不是卡牌身份,而是至关重要的现实身份。有熟人是肯定的,只不过有几个熟人?


他烦躁扫视卡牌,最后决定随意翻开任何一张。


左手拿紫色药剂,右手拿绿色药剂的女人朝他邪笑。


是女巫……吗?


自己阵营里的人啊。放心了不少。


--


“你们说,小女孩会去哪儿?怎么今晚又没看到他的身影。”


他们像前一天晚上一样派人去巡视,又像前晚一样无功而返。


“谁知道。说不定只是个胆小鬼,不愿意现身罢了。”


讨论这个话题其实是毫无意义的,小女孩不在他们难道还能去一家家敲门问他们是不是小女孩。但是他们宁愿在这个无意义的话题上浪费时间,也不愿意做他们应该做的事情。


不知道是谁先闭了嘴,在几秒之内五个人就静坐在那里,无奈对视。谁也不想再次开打破这个沉默。


“各位时间不多了。”


“怎么忘了还有一个Game Master在场呢……”这话怎么听怎么苦涩,但是其他的人都是差不多的心情。


“如果纯粹按照游戏立场……应该要杀掉的人很多,像7号啊,6号啊,3号12号什么的都很可疑……”


“怎么我们像蠢货吗?但这不是游戏立场喂!你杀一个人,那个人就真的死了啊!”


“你不杀,死的就是我们。”


四个人的目光都集中投向了发话的阴沉男子,心下一阵发凉。他说的是事实,不过难道这就能成为泯灭人性的理由?


“你们不提议是吧?我来。杀8号。那个人在今天那么混乱的局面里没有慌乱过一次,心理素质显然十分强大。如果不是手里有底牌,谁能保证自己一直冷漠旁观?”


“反对!”


“反对。”


异口同声的回答让两个说话的人都吃了一惊。懒散靠在墙上的那个男子眼里闪过一抹精光,盯着坐在角落里的男子看了好久。


“理由。”


“我……我只是不愿意再杀人了……”


听到这个天真到愚蠢的话,其余四人都暗自叹了口气。这还是个孩子吧…… 这个世界有什么时候可以随心所欲…… 


“好,那你被剥夺投票权。真的到我们僵持不下再找你。”注意力集中到靠在墙上的男子身上,“那你呢?反对的理由?”


“明明有更可疑的,为什么要动一个完全无害的?每一步都是在赌命,这样随意浪费机会真的好?”


剩下两个人到现在都没有发话,皱着眉头在思虑着些什么。终于,其中一位抬起头,听得出他声音里的颤抖,但是依旧坚决。


“我也不支持杀8号。他到目前来说是无害的。但是有一个人很擅长搅局,感觉得先把他除掉。”他看向靠在墙上的高挑男人,“我们想的应该是同一个人。”


对方笑了,轻轻点头。


“杀6号。有人反对吗?”


先给出提议的阴沉男子考虑了下,摇摇头,最后一个人摊手表示弃权。


“那就这样吧,杀6号。”


几个人离开屋子时,两个给出提议的人相视一眼,他们没有错过躲在角落里小男孩的惊恐。那绝对不是害怕杀人,而是害怕自己马上要没命了的恐惧。


很有意思……


————


“今晚死的是谁?”


黑衣人找上门时,女巫站在窗台看着天边的乌云出神,有一场暴风雨要来了啊…


“是6号。您可以选择救或者不救。”


女巫呆滞了好几秒,然后苦笑。


“我有选择吗?救。”


“好的。请问还要杀什么人吗?”


“不用。”


黑衣人什么时候离开的他并不清楚,他一开始就知道他这么高调很有可能引起注意,但是他一直认为7号会比他更快成为目标。现在手里已经没有保命的药剂了,他的计划还有没有可能实现?时间不多了……


Part. 9


早餐时的人数和昨晚一样,这个本应该是好消息,却让在座的人更加不安了。难不成这个游戏还允许狼人不杀人?


“是女巫吧,女巫动手救人了。”


3号有些不确定说出猜想,换来吧台一阵鼓掌声。


“还是有人记得游戏规则的,不错,昨晚应该死亡的人被女巫救了回来。从现在开始可就真的没有什么豁免权了哦。开始投票吧。”


没有人出声。Torres环顾了下四周,发现每个人都装作专注做某件事情,神色大多漂移不定。14号靠在8号身上像是下一秒就要睡着了的样子,1号和6号在小声争论些什么,12号还是已那种令人讨厌不起来的温和抿咖啡,4号在和18号争夺酒杯… 他回头望了望身边,发现7号在与一块火腿肠奋斗,似乎在苦恼应该切成小块吃还是直接一整条啃了。


他探出叉子,戳走了那块火腿肠,不意外换来7号低声抱怨。


“你要吃的话说一下啊……差点吓死我。”


“饿了。”


“拿你没办法。”7号对他永远那么纵容,好像在努力弥补些什么。他想问7号,他会投谁,毕竟昨天基本已经告诉他身份了,话到嘴边却怎么也问不出口。向身边人讨要自己的判决书…他还没那个胆子。


“放宽心,我不会投你的。说好要保护你的。…… 我不会再丢下你一次了。”


最后半句话Torres没听清,7号说的很小声,他几乎都要认为这后半句是7号在自言自语。


不过他说不投他…那就是不投他吧?


“怎么了先生们,是我们招待不周?还是一夜之间你们都染上了风寒无法开口?”酒吧老板开始有些不耐烦了。


4号和18号的酒杯争夺战似乎告一段落了,18号捧着战利品出神,而4号呆坐在那里,双手紧握像是在做什么决定。


“3号。我投3号。昨天就是他先站出来害死13号的,还有前一天的那句话,谁知道是不是暗示他自己是狼,然后在和我们玩游戏。”


4号终于开口打破了沉默。


“3号一票,有人跟票吗?”酒店老板脸上浮现出熟悉的戏虐,这种该死的感觉又来了,被人当作棋子一样玩弄于股掌间的感觉。


“凭什么是3号?4号我看你也很可疑。 每次都恨不得和18号粘在一起,18号酗酒我们都看得出来,为什么要为一个不相干的人折腾自己的精力?这个游戏有多少团队合作?也就狼人阵营是团队阵营吧!?”


3号没想到跳出来为他说话的是15号,这个昨天刚刚被他给拒绝了的男子。真的那么相信他是好人?他暗自嗤笑,也就是这次他被分到的牌是丘比特,如果是狼人他相信他也绝对不会对任何人心软。15号有些天真了,整天腻在一块儿就是狼人…那得有多少个狼人啊。像7和9,还有14和8,6和1也走的挺近…… 这个理由太牵强了,还会引起反弹。


算了他也看开了,死就死吧,说不定可以轮回回到过去呢。


“15,找你这么说我们几个关系挺好的都是狼人?只有同一阵营的可以待在一块?感情在你眼里就没有和陌生人做朋友的可能性?”


果然引起反弹了,还是到现在为止都没说过话的8号。也不知道今天是吃错什么药了,说话那么冲。


话一出口,8号内心也是有些后悔的。明哲保身才是最重要的,他跳出来出什么风头。但是一看靠在自己肩上的人又有些心软,这人估计都记不得昨天晚上和他说了些什么了,但是现在回想……他们之间的经历其实挺相似。说不定真的可以做朋友。


所以……怎么能被人这么污蔑说是狼呢?


15号那番话里另一个主角很轻蔑瞥了他一眼,冷冷说了句跟票。


紧接着跟票的是6号和7号,歪腻在一起什么的,他们也有份不是么。最后除了15号坚持反对票之外,再无任何反对声或者新的提议出现。有人当这个替罪羊自然是好,这种罪恶不需要他们去背负。


3号反倒是笑的最释然的一个,他对15号摆了摆手表示没问题的,然后起身给了他一个拥抱。耳边响起Gracias时,15号终于忍不住了,几乎时一拳砸进3号肚子。


“你可以辩护的不是吗!为什么放弃自己!”


“你怎么就知道我不是狼?说不定他们这次做了正确的决定?”


“别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吗!你知不知道,昨天你在那里犹豫纠结,最后道歉拒绝我的时候和那年你把我推回英国的时候他妈的一模一样!”


3号的眼睛一下子瞪圆了,不敢相信刚才听到了什么。没等他仔细回想,身子就被两个黑衣人给往门外拽了。15号的身影和他的青梅竹马重叠在一起,他根本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那么愚蠢,为什么会没有认出法布雷加斯。


“你给我好好活下去!”


他最后还是只能吼出这样一句话,闭上眼睛再也不肯往回看。


酒吧里的人脸色变化莫测,还是有人提出得先把15号送回房。他这个样子失魂落魄到众人毫不怀疑他下一秒有机会就会自杀。


“我……我去吧。”


“也好,10号你就先陪他回去吧。看好他别再出什么岔子了。”


两人消失在视线中后,酒吧里恢复了死寂。之前那一幕太戏剧性,也藏了太多的信息。6号和7号的视线在空中交汇了短暂几秒,相互眨了眨眼。


“怎么,15号和3号之前在打什么哑谜。”


Torres把这个问题抛进屋子,换来一堆白眼。


“很明显不是吗?他们在现实中认识。别说话了,只会暴露你的智商。”


他有些郁闷拿叉子猛戳盘子,开始朝食物发泄。7号的嘴为什么那么毒…他不过是问了个问题罢了。谁会想到他们在现实有关系啊……


等等。


现实关系?


他感觉要抓住脑子里拿一闪即逝的念头了。


如果说是现实关系,那身边的人……?


TBC。


评论(4)
热度(9)

© 秋_Udazk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