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圣塞人•Andrew Scott 是我初心是信仰是我家爱尔兰小太阳•白月光Ben Whishaw我永远爱这两个男人•还有个Mark Gatiss•和他们仨的老公

村落(Part 1-7,未完结持续更新中)

这篇文是半架空,游戏背景取自纸牌游戏狼人杀,有可能会因剧情需要有所出入。角色死亡!慎入!


Part1。


早晨他睁开眼睛就发现来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但是他完全没有印象是谁将他带来这里的。确切点说,这个“地方”还在移动。这是一辆小轿车,前排和后排用黑玻璃完全隔绝,他根本看不清前面的任何情况。


人可以自由活动,没有被绑起来或者被控制住,但在这样一个空间里也和绑架没什么两样了。他试图敲击玻璃窗引起司机的注意,却没得到任何答复。


从缓慢的车速和颠簸感来判断,他们正在开山路,并且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了。不过仔细想想,这种情报好像也没什么用。


车窗被遮得严严实实,一丝光线也透不过来,他连是白天还是夜晚都没法分清。


他摸了摸身上的口袋,不出意外,随身物品一件都不剩。只有一颗他晚上睡觉一直捏在手里的月光石得以幸免。但是这东西现在能用来做什么?让他拿一颗石头去砸防弹玻璃?


最后他决定还是先静观其变,在一辆行驶的车子里做什么都是不明智的。


也不知过了多久,久到他都快睡着了的时候,他们突然停下了。车门被轻轻拉开,骤然灌进车内的冷风让他打了个寒颤。一个全身都包裹在黑色长袍的男人站在门边,脸上带着一个古怪的面具让人看不清他的脸。


脑子里闪过的第一个念头是,这个人毫无生机,就像一具行走的僵尸。他被自己的想法下了一跳,觉得一定是这两天恐怖片看多了。


车外的风景很美,几乎可以和他刚刚看完的霍比特人中的村落相媲美。他不会是来到新西兰了吧?……开什么玩笑,从西班牙到新西兰怎么说也要一天,谁会没事干把他绑架到这里来。难不成就是带他来看风景?


“Mr.Torres。”


那个黑衣人开口了。嗓音特别沙哑,甚至有种被处理过的感觉。是那个面具下有玄机?


“我知道您现在很迷茫。请不要惊慌。我们并无恶意。只是想请您一起来玩一场游戏。”


游戏?这课真的不是一个合格的主办方,有这么请人来参加活动的?


“游戏的进行地点是您眼前的这个村落。村门就是您现在能看到的这座石堡。穿过石堡就进入了游戏场地。”


“如果说我不愿意参加呢?”


“很抱歉,这恐怕已经不是您能决定的了。我劝您还是安静听完游戏规则。胜出了自然就可以回去了。”


Torres几乎要仰天长笑了,这是什么强盗逻辑,把他绑架过来还不允许他不参加?他招谁惹谁了?


“不是我能决定的?我可以告你们绑架。还有抢劫……”


黝黑的枪口指着他的脑袋。Torres明智决定闭嘴。


“Mr.Torres。我相信您是聪明人。请安静听完游戏规则。别再给自己找麻烦了。”


事情有些超出了他的预料。本来以为只是一场恶作剧,现在看起来似乎很麻烦了。也是,有谁做恶作剧会能做到悄声无息将他从家里带出来,搜走他身上所有的东西,再把他带到这种荒无人烟的地方。


“您玩过狼人杀吗?”


纸牌游戏?他点了点头。在国家队的时候,晚上皮克没事干就喜欢拉着他们玩这游戏。


“那太好了。省去了我很多讲解功夫。现在您将要进行的这个游戏,可以被称为是真人版的狼人杀。我现在会给您一张身份牌,一个号码和一个面具,请带上面具走进村落与其他玩家汇合,并且根据被分配到的身份进行游戏。切记,千万不能透露现实生活中的本名,不然直接出局。”


号码是9。他觉得这很不错,至少是他经常用的一个号码。


而面具是日本那种多事多样的狐狸面具,内置一个变声器。果然眼前这个人的声音是经过处理的啊。但是为什么要这么在意不能透露现实信息?


他戴上面具,默默收起了卡牌,略带询问指了指石堡的入口。


“请从那里走过去。”


Torres决定先跟着这个古怪的规则走,他得在脑子里整理一下目前所有的信息。但是他的冷静没能持续多长时间,城堡门在他身后关上的一瞬间,他清楚听到黑衣人再吼了一句:“切记,您不得离开这个村落,直到游戏结束。如果您在此之前就跨出这扇大门,隐藏在您身上的微型炸弹会直接引爆。”


话音被石门重重砸上的声音淹没,剩下Torres站在那里,瞪大了眼。这个游戏…到底有什么目的!炸弹!是暗示会出人命么!


现在一定不能慌。


他想了想,还是决定先进入村落再做定夺。


穿过石堡印入眼帘的是一片和霍比特人里的村庄完全一模一样的山谷。一条条通往房子的小径,他甚至一眼找出了Bilbo所住的那间小屋。但是仔细一看,好像又不完全一样。他难道真的是来到了新西兰?


村落的中心有一间异常醒目的酒吧,牌子上亮着“Traveller”,这灯就算在白天也有着强烈的穿透力。


应该就是那里了吧?可以获得下一步情报的地方。


推开门,他感到一阵阴风吹过,但是很快他又觉得是自己多疑了。明明酒吧里烧着壁炉,气氛十分温馨,有怎么会有阴森感。


“第7个。”


他扭头寻找声音的来源,发现已经有好几个和他一样带着面具的人围在一张桌子旁边了。他有些迟疑,不知道该不该过去加入他们。


“怎么来了个这么磨磨蹭蹭的。老板!给他上杯酒解解冻!”


Torres目送着一直像雕像一样站在吧台的男人起身调酒,然后礼貌递到他的手上,将他带入座位。他想了想,还是开口打了声招呼。


“你们好…我是……”


“别说名字。”坐在他右侧的男人出声打断他。“谁也不知道所谓的出局,到底有什么后果。”


对。他忘了这个。得小心点行事了,还好有人提醒。他朝那个人感激点了点头,没想到对方却转开了身子,继续捧着被子抿酒。


他不明所以,这是哪里得罪这个人了么?


“所以我们现在是在干什么?”


“等人啊。等所有人都来齐了才开始游戏不是么。来了个智商低下的呵呵。”


坐在他对面的人好像觉得自己比所有人都优越,说话句句带刺。Torres点点头,不说话了。


一个本来靠在吧台上的人看不下去了,走过来打圆场:“这样吧,名字不能介绍就报一下号码,这应该就是我们这里相互称呼的办法了。我是4号。”


“9号。”


Torres说完之后注意到右边的男人抬头看了他一眼,又很快低下去,嘟囔了一句:“7号。”


“13。”这是那个坐在对面的傲慢男人。


“12。”这人随性坐在沙发上,却散发着不可忽视的气质。


“8。”


“2。”


这两个人给人感觉很像,仔细一看却又完全不同。


几人报完号码就又各干各的了,但是Torres怎么也抹不掉心中一种熟悉感。总觉得这些人他应该在他生命的某处见过。但是是什么时候?


他们没有等太久,大概一个小时候,所有人就来齐了。酒吧老板为每人送上了饮品,并起身反锁了门。


要开始了啊…这个诡异到不能更诡异的游戏。


The Game, Gentlemen, is on. 


Part 2


壁炉里的火苗依然跳动着,但是Torres感觉不到任何的温暖了。他总觉得有什么事情不对劲,但是说不上来是哪里。


“先生们下午好。欢迎来到日暮村落。”


这个时候不适合笑,但是嘴角还是不受控制勾起。这是什么鬼名字啊,起名字的人到底活在什么时代?这么土的名字放在21世纪真的好么!?


“作为你们未来几天的游戏管理员,我觉得有义务要为各位讲解一下游戏流程。毕竟…真人版还是和桌上的游戏有些不一样的。”


明明这个人讲话很温和,为什么就是让他浑身紧绷。特别是最后几个字……不一样的……是指什么?


“什么乱七八糟的,废话那么多,不就是个游戏吗?玩好之后回家就可以了!”13号骂骂咧咧把酒杯砸到桌子上,很享受这种一瞬间吸引全屋子人员目光的感觉。


这简直就是一个脑残。Torres在心里给他下了定论。有点智商的都能看出来现在的形势完全不对,这人…… 果真是脑子有问题啊。这么重要的讲解如果真的被他打断了那麻烦大了。


显然这么想的不只是Torres一个人,17号捏了捏拳头推开椅子走到13号跟前,一把拉住他的衣襟低声吼道:“兔崽子,你再不闭嘴老子现在就掐死你你信不信?”


真是个火暴脾气…不过还挺解气的。这个大块头有点威胁性啊,不过也不好说,这毕竟是一个靠智商的游戏,不是靠武力。


他扭头看周围的人有什么反应,却又悻然收回目光。他怎么也脑子进水了,带着面具……能看得出谁的表情啊?


“好了好了,各位不要起争执。游戏流程还是劝各位听一下吧,我会长话短说的。


白天你们可以在村子里自由活动,晚上教堂钟声过十下之后请鸽子回房。十二点之后会开始游戏流程,根据各位的身份以此行动。女巫的毒药和解药已经放在了屋子里。预言师看牌的地方在村子北部的占星台。狼人可以在村里任意地点进行商讨。每天早上9点在这里集合。


还有什么疑问吗?”


酒馆里很安静,每个人都似乎陷入了沉思。Torres心中升起一股无名火,这些面具真的太碍事了,没法判断周围人的想法还怎么玩?那不是只能靠运气了!?……嘶!指甲已经在肉里卡出一道道红印。这个习惯得改改了,他每次烦躁就会这样掐自己,甚至已经无意识会这么做了。


“走么?”


Torres被身边的声音吓了一跳。7号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看着他。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感觉这个人心情……有点好?对能这样看他感到很满意……?这种奇怪的感觉是怎么冒出来的?


不对。


现在不是应该想这个的时候。


现在的重点是,这个人哪来的勇气打破僵局?而且为什么会邀他同行?


“走不走?”


那人好像有点不耐烦了,双手插在口袋里摆出一副随时要走的样子。


Torres果断放弃了思考,这种需要在短时间内做决定的事情还是跟着感觉行动比较好。


“嗯。”


酒馆里的人看着这两个一前一后消失在夕阳中,都有点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们两个认识?


这个想法盘旋在所有人的脑子里,但没人开口问出来。


“都散了吧。”一直靠在墙上一言不发的1号站直身子。


“你谁啊,把自己当成什么人了?还发号令呢!?”13号像是终于找到了一个怒气的突破口,紧随其后跳起来。


1号没理他,很不屑摇了摇头,想推门离开。


“稍等,结个伴吧。”4号和6号同时发声,6号还拉着躲在角落里的10号。


站在门口的1号有点迟疑,但似乎明白了什么,点头答应。


在场的基本上都不是笨人,转眼想想也明白了。这游戏虽然说有不同的阵营,但是在现在什么都不明朗的情况下,还是和别人结伴同行比较好,既可以收集情报又可以防人。


没过多久,酒馆里就只剩下了没人愿意搭理的13号,扭曲着脸嘟囔着一定要这群人好看。


“嗯……谢谢。”Torres跟着7号身后走了一路,直到停在岔路前。他有些惊讶发现他们两个的屋子正好是一条岔路的两端,离得特别近。


“谢我干什么?”


“之前多亏你提醒。嗯…名字。”


“没事。”


心里升起浓浓的无力感,和这个人说话怎么那么费力?而且这个人还笑……诶他是怎么会感觉的出他在笑的?


“你笑我?”


“没。”


“别赖!”


“我戴着面具。你是怎么能肯定我在笑的?”


他也不知道。说到底应该还是太紧张了。这个人对他没有恶意,但是他不明白。明明这个游戏里的身份都是不明朗的,明明他有可能随时会威胁到这个男人,为什么对方还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帮他?


说结盟什么也太扯淡了,但是不是结盟……又会有什么企图?


“先回屋吧,等会儿再在这里碰头去探索一下村子怎么样?”


听到这句话,Torres的第一反应是:这家伙原来还会说长句子的。


第二反应是…这人其实是自来熟吧,有谁会对刚认识不到一个小时的陌生人这么友善?


“哦嗯……好。”


也许是对方看出他有些犹豫,问他还有什么事么。


“那个酒馆老板,有古怪。但是我就是说不上来哪里古怪。”


“这个啊。你没发现你记不住他的长相吗?努力回想一下,他长什么样子?”


…………!!!


这么一说!还真的是!回想起那人的长相,觉得脑子里一片模糊。


其实不是很难发现……但是他就是没看出来。


眼前这个人………………


观察力很敏锐啊…。


“一会儿见吧。别想太多。这只是一个游戏不是么?”


Torres不知道以什么心态推开房门的。房间的布置很简洁,只有一张大床和一个写字台。Torres精神恍惚倒在床上,脑子里想着的全是7号最后一句话。


那是暗示。


不知道为什么,Torres就是明白。


那是很慎重的暗示。


那个人知道的比他要多得多。


现在正在进行的,绝对不只是一场游戏。


他该不该相信7号?


TBC。


Part 3


“你还想拉着我多久……”


被6号拖了一路的10号终于忍不住出声了。


此言一出,1号和4号的眼神同时落在了还拽着10号手腕的6号身上,戏虐中带着一丝探究。怎么原来这两个人是不认识的?是在误导他们还是……?


6号略有些尴尬,犹豫了会儿还是放开了手。


“习惯了。看到10号就想去拉。抱歉。”


“走吧,先解散,回去整理一下头绪再碰面呗。反正这个村子就这么大,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也不差这么点不待在一起的时间。”


1号看气氛陷入了诡异的死寂,出声转移话题。


“哦好。”话音未落,4号立刻接口,自己也愣了下。怎么那么像条件反射?


“走吧,我们顺路。”从1号的声音里没听出什么不妥,4号也就暂时不去考虑这个小插曲了,默默吊在1号身后拐进了左边的叉路。


“那我们也走吧?”6号顺势重新拉住10号。跟着走出了一段路,10号才惊觉……不对啊他们根本不顺路……


但是看着6号那认真的样子,10号也不忍心吐槽了,掰开6号的手,一步一步往反方向倒退。


“哪个…那啥…我们还是等会儿再碰头吧,我先回去了。”


6号看着10号一点点消失在他眼前,勾起嘴角笑了。这个人给他的感觉和Leo好像。Leo现在在做什么呢……估计在抱怨他到底去哪儿了怎么还不来给他做饭。


想到这里,6号的表情阴沉下来。这个游戏不简单。最要命的是参赛者都不是没脑子的人。他觉得得找最先离开的7号和9号聊聊,这两个人虽然用反常举动把他们自己推倒了风口浪尖,但是也在向剩下的人说明,他们手里有情报。也许不是他们……但至少7号那里……


他又拿出了身份牌,盯着上面的图案反复看。这个身份玩得好可以做很多事情,但是玩不好……会有很大的麻烦。而且这个身份无比被动,


他在脑子里过了无数种可能性,最后放弃了。这种东西还是先别想了,在游戏都还没有正式开局之前,只会把自己弄乱。


夜色降临得很快,不知不觉中所有人又集合在了酒馆里。这次的气氛不同于白天,貌似在短短的时间里,该抱团的都抱好了,三三两两围在桌子旁,倒有了些真正酒吧里的感觉。


三号是个大嗓门,讲话就算他压低声音,酒馆里的所有人也都听得见。


“喂,你说,如果现在每个桌子上坐着的这些人里,都有一匹狼的话……那该多有趣?”


“你是想暗示我们你是狼?”坐在他旁边的十五号声音里透着浓浓的嘲讽。


“我就说说嘛……”3号连忙摆了摆手。开什么玩笑,想活跃下气氛怎么那么难。


“还是别随便开玩笑,要知道现在气氛很紧张哟。”3号真想砸死12号,从他这口气里怎么都听不出紧张的感觉啊!分明是坐等看好戏。


“要不索性所有人都暴露下身份吧,这样游戏也能结束的早一点。”


酒馆里的人都以为听错了,齐刷刷将眼神投向发言者,发现是坐在角落里一个人喝闷酒的13号。


“13你总算说了一次人话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个主意不蠢啊!来来,我先说,我是平民哟。没有半点用处的那种!”


18号爆发出夸张的笑声,把手里的酒杯一砸,直接蹦到了桌子上。


本来就被13号惊到的众人,看到竟然有疯子接话,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还是18号同桌的16号上去把他拉了下来,就见18号一头倒在了桌子上,嘴里还嘟囔着:“Sees,为什么…为什么不要我了……”


应该是喝醉了。是现实生活中的感情纠纷?Sees……这名字耳熟啊。


这个念头闪过了4号的脑海,但是下一瞬间他觉得浑身的血都凝固了。不可能的。怎么会。绝对不可能。


但是如果想法成立,那不就说明……。


他不能冲动。不管他现在有多想去把哪个醉倒在桌子上的男人抱起来确认,他都不能够冒然行动。


他环顾了下四周,试图整理那已经乱成一团的思绪。绝对不可能的。但是如果……难道还有?


“好了好了,别为了几个已经喝醉的人的发言揪心了。”一直沉默寡言的11号站了起来。“不早了,还是早点回去吧。今天晚上不会太平。”


“说的是。”是7号,探究的眼神一直没离开过醉倒的18号。


在7号拉着9号离开酒吧的那一瞬间,4号自己都没察觉到他默默松了口气。


“我送他回去吧!”4号出声叫住准备抱起18号的16号。


“这个游戏……还会有人爱多管闲事?”


16号嗤笑,也不在意,一个人离开了酒馆。


抱起18号的那一刻,4号就明白这次事情真的麻烦了。


应该不会还有别人的对吧?


这话他自己都不信。


“决定了?”7号低沉的声音和风的呼啸声重叠,几乎让9号听不清。


“嗯。”Torres其实不明白为什么会答应和这个男人结盟的,明明他的角色完全不能和任何人结盟啊!他不会是看到7这个数字就下意识跟着走了吧。


“太好了。”


所以到底哪里好了啊!和这个人在一起怎么就一直在玩猜谜呢!


Villa心情真的很不错,他才不管Torres是什么身份呢,这个游戏太诡异了,不把他拦到自己的保护圈里怎么行。而且这个人还特别迷糊,到现在都没认出他来。


不过说到认人……


又多了两个人。之前只认出了Iker和Geri,这下看来……Sergio和Jesus也在。


恐怕还有更多的人。


说不好所有的都是球员?


打住。不能想了。之前在车上,麻醉剂不知道为什么对他没有起太大的作用。他听到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希望不是他想的那个意思。


“回去吧,今天晚上真的不会太平的。”


“哦好。”


“晚安。”


“……晚安。”


Part 4


第一晚。这游戏其实现在才刚刚开始,这群笨蛋就先斗上了。3号躺在床上翻转着手里的卡片,眼底一片不屑。如果没猜错他应该会是第一个被带出去的,如果运气好…这会是一个优势也说不定。但是这次真的全靠运气,如果拿到的牌不好,那就会很没劲啊。


牌上的颜色和月光隐约有重叠的迹象,能看见夜歌拿着鹰头杖的少年,头顶羽冠,脚上穿着带翅膀的鞋子。牌中心用哥特字刻着“盗贼”。


图案是很好看,但是这有什么用。3号自从拿到牌开始就不断在祈祷运气不要抛弃他。如果那两张替换牌都是平民…那简直就是在浪费他在这个游戏上的才华。


一阵冷风让他微微一颤,这才发现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打开,门口站着一个黑影,低声开口请他跟上,目的地是村子中心的酒馆。


晚上的酒馆,没了壁炉里的火光,阴森感越发浓烈。酒馆里空无一人,老板也不知道去了哪里。所有的桌子上都叠了椅子,只有最靠窗的那一张上摆着两张卡片。


“您知道应该做什么。”


他当然知道,成败在此一举,他的运气向来是不错的不是么?


第一张。


他手不受控制地颤抖,一狠心将牌翻面。


平民。


“Shit。”他轻声骂了一句,有些不敢去碰第二张牌。


虽然屋子里并没有时钟,但他还是感觉能听到一个秒针在嘀嗒嘀嗒走着。没时间这样一直耗下去。不就是一个游戏嘛,有什么不可以的。


翻牌的时候费力稍微大了些,牌被狠狠拍在桌子上。一个小孩拿着弓箭,对他笑得特别欢快。


爱神丘比特。


他的表情僵在脸上,一时间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骂人。这个角色是他平时和队友玩最喜爱的角色,用的好可以看好几轮的好戏,比如随手把Fernando和Sergio配成恋人…… David肯定炸毛,还有Iker和Jesus…… 


但是现在这个角色有什么用?他都不认识参赛者,更别提说把他们配对看好戏了。


不过总比平民好。至少还可以玩一局。


“我选丘比特。”


“您确定?”


“确定。”


“按照顺序,下一个出场的也会是丘比特,所以您就一并说了吧,希望将哪两人配成情侣?”


3号下意识就排除了自己。原因他也说不上来,也许是脑子里一闪而过的某个在伦敦的人在阻挠他。其他的人…他到现在也没接触过几个。不过接触过的都让他印象挺深。貌似不管把谁扯到一块儿……都会挺有趣的?


到了现在,心情反而放松下来了。这个选择之后游戏出了投票就没他什么事了。其实也不错,这个诡异的气氛下,真的分到狠角色反而会有心理负担。他重新露出了招牌坏笑,略微轻佻报了两个号码。


“好的我明白了。请回吧。”


躺上床的瞬间,3号有种预感,他把本来就混乱的局面搅得更加乱了。应该会,很有趣吧?


——


“请随我出门。”


“已经到女巫活动的时候了?”


“您被丘比特点为恋人。您的恋人在酒吧等您。”


“恋人?”


酒吧里,另一位身高差不多的人不安在屋子里踏步,看见他出现,吃惊到几乎把自己给绊着。


“你?”


“我还想问呢。”


“所以现在是……要做什么?”


“两位成为恋人,请互通身份。两位的目标变更,请保证成为你们成为唯一活下来的人。如果一方身亡,另一方将一同赴死。”黑影出声解答。


亮身份……?


“女巫。”


“狼。”


两人几乎同时开口,然后僵住。


“这还真是…戏剧性。”


“嗯。以前玩的时候很少被点恋人啊。所以……”


“没事。我们两个联盟可以做很多事情。相信我。”


“你和我的朋友很像。”


“你也是。晚安。”


————


预言师皱着眉头坐在床头,有些好奇那群人是怎么办到的。他的睡眠一向安稳,从来不会睡着睡着突然惊醒。今天他却很自然大半夜的从熟睡中睁眼,似乎有什么指引他这么做。


“预言师。请随我去占星台。”


阴魂不散的黑影啊……他觉得这样下去他会对黑影产生巨大心理阴影。


占星台上摆着背面朝上17张纸牌,他看见就有扶额的冲动。他有密集恐惧症啊喂,这样齐刷刷的一排,还是特别复杂的花纹,大半夜看了对身体不好。


“请选择要验证谁的身份。”


他有太多人想验证了,神秘的7号和9号、感觉善于布局的6号、武力给他留下深刻印象的17号,就连一直在发表脑残言论的13号,都有扮猪吃老虎的嫌疑。但是他心里总有根刺扎着,是醉倒了的18号脱口而出的那句“Sese。”


还是看18号吧,其他人总还有机会嘛。


“选择18号。18号身份为平民。请回吧。”


浪费了一个机会啊……但是这个不看一下他也许会… 把仇恨先放在他身上吧。


是平民就没办法了啊。切。有点失望。


——————


五位狼人集合很快,看上去都是一夜未眠。


“要杀人呢。”


“不对啊,我们是狼人,不应该是吃人嘛。”


“怎么吃啊。烧烤还是油炸?”


“你们几个够了啊。”


“这不,缓解下气氛嘛。谁去周围看一圈小女孩有没有跟过来?”


一直沉默在一旁的一人站起来,翻出草丛开始搜寻。


气氛突然冷了下来。轻松什么果然还是装出来的。他们还是要在这个诡异的游戏里作出选择。还好只是一个游戏。


“没人。”


“那好。快点决定,选完之后各回各家。拖的时间越久压力越大。人选,谁有建议?”


“12号也不是省油的灯。3号和15号也让我挺不安的。还有17号那个大块头。13和18一样可疑。基本…就这些人了吧?”


“你怎么不把所有人的名字都点一遍。把我们几个一起说进去呗。”


“别内乱。我们要一个号码。我建议17号。我们几个恐怕没有一个人打得过他。不知道武力在这个游戏里能起到什么作用,但是先把人身威胁排除了,其他的以后再说。”


一片死寂。每个人都在试图判断这番话有没有什么额外目的。


“附议。”


有第一个人开口,剩下的也不再纠结了。全票附议通过。提出建议的那人默默松了口气。


第一次可以混过去,接下来几天呢……?他可是不知道他的身份的呢。


———————


“被杀的是17号。您选择救治吗?”


“不救。”


“选择使用毒药吗?”


“不用。”


黑影离开之后,他站在窗口良久,知道是睡不着了。说不救的时候心里有过犹豫,但是从理智角度出发是不应该救的。希望没有做错。


TBC。


Part 5.


清晨第一缕阳光照射进了小酒馆,少许冲淡了些众人心中的不安。尤其是拿着狼牌的几位,他们到现在都不明白,被杀掉的人是会被送离游戏场所还是……?


“早饭吃完了吗?有个坏消息告诉各位哦,昨晚有狼人出动了,17号不幸被杀。他的遗体在门外,各位要去看一眼吗?”


遗体……?


他的手心直冒汗。


别开玩笑了。


目光不由自主飘向他的伙伴,发现视线装上了,又赶紧收回。


不可能的。


“走吧,去看看。”8号和15号几乎同时开口。


17号很安详躺着,从表面看不出任何伤口。但是的确是他。也的确是……没了呼吸。


他杀人了。


是的,他只是表决。


但是他还是杀人了。


手控制不住颤抖,眼睛紧闭,感觉下一秒就要晕过去。


他竟然杀人了。


其他人是不是也像他这般不安?他看不出来。他现在这个状态估计也看不出任何东西。用行尸走肉来形容应该是最贴切不过了。


他不知道怎么回到酒馆坐下的,感觉空气凝固住了,整个人被放在火上烤着,也许灵魂已经接触到了地狱的大门?


“他是真的死了?”也不知道是谁打破的沉默。


“死了难道还能有假?”酒馆老板的声音飘忽不定,听不出情绪。


“然后呢。我们现在要做什么。”


“游戏继续啊,投票表决你们所认为的狼人。”


“表决后呢。”他总算听明白了,是正义感爆棚的5号,强压着怒火。


“处死。”


“还是真的死吗!”


“还是这句话,死了哪有假?”


玩味。戏虐。他们这群人其实是别人桌上的游戏棋子吧,看他们在深渊里挣扎。他觉得心里凉透了。


5号显然也是这么认为的,但是他选择了一个极端的应对方式。


“老子不玩了!你们这是杀人罪!看我们一个个自相残杀很高兴是吗!”


那张身份牌也被翻了过来摊开在桌上。平民。


酒馆老板不但没有生气,反而给人感觉他无比兴奋。


“好啊,请离开酒馆。”


就这样?这个游戏竟然是可以退出的?但是一开始不是说…… 他得承认他很心动,不过身边的那个人反应更快,一把按住他,低声警告他先静观其变。


5号也愣住了。好一会儿才犹豫披上外套,踏出酒馆大门。留在屋子里的那些人不由自主屏住呼吸,如果真的有这么简单……


Villa的手被Torres紧紧捏着,他感觉的到身边的人极度不安,只好回捏他表示不管怎么样都会陪着他。


“他死定了。”冷酷无情的话从13号嘴里传来。“炸弹。”


话音被爆炸声盖过,似乎就是为了回应这句话。


“哎呀这可怎么办呢。说过不能退出的啊。违犯游戏规则什么的只能惩罚。”


能听得出酒馆老板心情很不错。


Torres在爆炸声响起的瞬间就被身边的人下意识拉到怀里,然后再很尴尬被放开。有那么几秒他觉得这个感觉好熟悉。很安心的感觉。


“各位开始商讨投票吧,应该不会有人还想退出了吧?”


这充满恶意的话给所有人心上再添一层阴霾。想让所有人手上都染血……吗?


不过说到商讨投票,所有人不由自主把眼神投向刚刚开口的13号。在所有人都惊疑不定时,他还这么冷漠说5号一定会死。这是心里素质强大,还是因为……已经杀过17号了?


“预言师或者小女孩有验证到狼人的身份吗?”


这个问题纯属不抱任何希望扔出来打破僵局的,不出意料也无人回应。


“13号。你不觉得你作为前一天唯一一个和17号起过冲突的人,现在他死了,你嫌疑有点大么?”


“我嫌疑大?3号你脑子是怎么长的?狼人杀人是一个人说了算的?”


“那刚才呢?就你一个人表现那么反常,是巧合吗?”


“15号你也是傻逼么?你们心理素质差怪我咯?”


他不是狼人。这屋子里有五个人心里很清楚。事情发展对他们有利。但是要一个无辜的人就这样去死…… 


“我投13号。”


剩下四个狼人不约而同看过去。他们几个人中有这么杀伐果断的?好可怕。还好是队友。


有人开口就轻松许多,至少只需要跟票就好了。罪恶感会降低点……吧?


13号。全票。


他被两个黑衣人带出门,随即一声爆炸,让屋子里的人都头皮发麻。


又死了一个。


“7号。我杀人了。”


“没事。我们都参与了。就算下地狱也一起下。”Villa的话给Torres少许安慰。但是他又怎么明白……


“相信我。到哪里我都陪你。”


为什么这个人对他那么好?


他不值得。


已经,不值得了。


TBC。


Part 6


“13号身份为平民。已经死了三个平民了哦。在这样下去局势不妙啊各位。谋定而后动哟。”


虽然早就有预感,但是人总是会抱着侥幸,想也许能误打误撞票死一位狼人。但是不管怎么说,这人的死亡他们有参与啊。间接凶手这个名头是逃不掉的。


人在最无助的时候第一反应一般都是先找替罪羊。有别人帮忙承受负担,一切就会显得并不那么糟糕。


“11,你这么着急票死13号,是不是有什么隐情?”


不出意外,矛头全部对准了之前先发话的11号。


11号非但不慌,还大笑起来,笑声中充满了嘲讽。


“之前那种局面,总得有人跳出来。怎么,我不发话你们还打算僵持多久?等到我们身上的炸弹全引爆?抱歉,我怕死。我还没活够呢。对。杀错人我也不愿意,但是那又怎么样?总得把这个游戏玩下去。不然全部等死好了。”


“歪理。”16号轻声反驳了一句,但是内心深处还是赞同的。他也没活够呢。换位思考一下,刚才如果11号没出声,他也许也会说话的?


“先把13号推出来的是3号。”


“6号你什么意思?”


“实话实说而已。”


“那岂不是还有15号?一样啊。也是和我一起提出13号可疑点的。”


“没说15号可以置身事外啊。”


“6号你污蔑人很有趣?我看你嫌疑才最大。”3号也是个暴脾气,已经有些按耐不住了。15号还算理智,使劲拉住3号不让他冲上去揍人。


3号扫了眼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样的6号,又看着紧紧拉着自己的15号,愤恨离去。这游戏已经不是游戏了,会死人的。他昨晚做的决定到底对不对?


他向来玩世不恭,以戏耍人生为荣。但当他面对生死,他发现他其实并没有那么看得开。他还有太多放不下的,太多的事情,和人。有些后悔前几日还因为Shakira和Cesc吵了一架。很有可能此生再也见不到Cesc了。


还有昨晚。他一想到他的选择就像打死自己。如果知道……如果那时候就明白事情会这样,他绝对不会这么随便点两个人。不过世界上没有如果,再后悔也只能打碎了往肚子里吞。唯一能做的就是想办法赢。但他现在已经丧失了头绪,根本不知道谁可信,谁不可信。他该怎么办?


“走慢点。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不过我们好像被绑在一条战线上了。”


身后传来呼声,是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15号。


“6号说话句句带刺。真的看他很不爽啊。”


“没什么不爽的,人家也是理性分析。这种特殊情况下,能冷静下来的都是神人。6号给我感觉和我一个朋友很像。”


“所以就有一种说不出的好感?拜托你醒醒,他在把嫌疑拉到我们身上,这个游戏会死人!”


“……是的。所以我来找你了。直觉告诉我你不是狼人。我的直觉向来很准。不过我真的不知道该信谁了。”


“那我怎么知道你不是?”


“敢不敢赌?”


“你在让我拿命去赌一个微妙的可能性。”


“所以你敢不敢赌?”


“我……抱歉。我还有牵挂。”


3号头也不回走了,剩下15号表情很是复杂。这个人也不是那么没有脑子,之前的怒火难道是装出来的?还是他误打误撞触及底线了?


他刚才差点就答应了,如果不是15号一瞬间给他的感觉太像Cesc。一想到Cesc他还是觉得不能赌命,他要活着回去。


————


6号目送屋子里的人一批批离开,靠在墙上抿着酒,不知道在思考什么。他这盘棋下得有些大,不知道是否能操控的过来。其他人也不是笨蛋啊。尤其是7号,值得继续高度关注。还有……


“1号,还呆在这里是有什么话想说吗?”


“有啊。可以问下你的阵营吗?”


“这样子有意思吗?明明知道我不可能透露。”


“同时把三人推到风暴中央,这么做未免太大手笔了。这三个人都是狼人的概率小到可以忽略不计。”


“但是三人中有一个是狼人的概率很大啊。”


“然后呢?就想波及无辜?这个游戏是真的会死人你看明白了不!”


“少来。你没有牵挂?人都是自私的。只是想快点赢了可以回家。”


“那还真的抱歉了,我还真是那种没有牵挂又正义感爆棚的人。照你这么玩下去,不出三天全屋子的都得死。”


“只要赢,又何妨?”


1号无言以对。他不能理解这些对死亡抵触到不惜去触犯人性底线的人的思维。现在只能祈祷他是自己阵营的,不然……不过这样子的疯子也是不可理喻了。他应该去找个盟友。不然以他身份的特殊性……死定了。


————


7号几乎是被Torres一路拉出酒馆的,直到回到岔路口,才悻然放开了手。这不是他的本意,但是他的心理承受能力真的没有强大到可以当作这一切没有发生。7号这么精明,一定能看出很多东西来了。


Villa明白Torres心中正在承受什么样的煎熬,却苦于不能告诉他他是谁。他的Nando一直都这么一根筋,脑子发热更是会直接丧失准确思考能力,别说看出来他是谁了,就连今天晚上能不能好好玩游戏都吃不准。


Nando是狼。


他太熟悉不过自家金发少年的一举一动了。


早晨刚坐下来,身边的人就不停在颤抖。从一开始的大幅度到最后一动不动。看完17号的尸体后,他的手就快被Nando给捏变形了。上一次这么不安还是在和Nando一起玩蹦极的时候……把恐高症的Nando拉去那种游戏……他事后挺想打死自己的。


不过这次更加麻烦了。杀人这个坎要怎么过……


“你要相信我。我会陪你。就像之前说的,即使是下地狱我也陪你。”


“我不值得。”


“说什么傻话。”


“我说我是狼你还会不会这样对我!”


“会啊。一直都会。”


“为什么!”Torres几乎是一拳砸上了7号的面具。“告诉我!我刚刚杀了两个人!”


“我也杀了一个啊。还有别这样打我,这个身高差会让你手臂抽筋的。”


这个男人到底明不明白他在说什么。他刚才自己透露身份,为什么换来的会是这种回答!不过……这个回答有些耳熟。什么地方听过?


他感觉脑子全部僵住了,做不出任何有用的思考。


真的该死。


对方是什么身份他还是完全不清楚。


自己却……


他不想死啊。是不是应该……?


TBC。


Part 7.


直到他们一群人重新聚在酒吧开始用晚餐,Torres还是觉得有一种不真实感。7号竟然真的像没事一样在他的房间里躺了一天,期间应该还拿他当抱枕睡了一会儿。


他不懂为什么有人可以神经粗到这种地步,他难道没有半点杀人之后的不安吗?


“这里的焦糖布丁不错,你尝尝?”


嘴里被塞入一大口奶香味浓厚的甜食,让Torres好不容易少许恢复些理智的大脑再次当机。他们不熟!为什么这个人表现的像是多年的恋人一样……等等。


脑子里闪过一个模糊的想法,快到他根本抓不住。


“7号,有时间吗?我想和你谈谈。”


Torres的思路被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4号打断,他觉得也好,毕竟他之前的胡思乱想扯得太远了。怎么会想起他呢?都多少年没有让他出现在脑子里了,现在这种情形下竟然会想起他……7果然是一个不吉利的数字。


“可以,想谈什么?”


4号不答,做了个手势示意他去门外。


“可以说了吧?”


他没等来4号的回答,反倒是一个球形物体笔直砸向他。他下意识用头顶了下接住,落在脚边。4号笑了,笑得很欢快。


“我就想确认一下。虽然已经很明显了。”


“你是哪里找来的足球?”


“我也不太清楚呢……他就是躺在酒吧的角落里啊。”


“真是好兴致……还笑得出来。Sergio。”


“Guaje,你不也一样,什么时候了还有兴趣喂人家吃焦糖布丁。”


两人的目光在空中交汇了一会儿,又迅速移开。Ramos脸上虽是笑开了花,但是内心在颤抖,找Villa摊牌到底是不是正确的决定?这里已经不是国家队了,而且是一个你死我活的战场。虽然说Villa和Torres之间已经冷战了好几年了,但是看Villa这样子是打算不管阵营也要保全Torres。而他自己要保的人……


“Sergio,不妨和你直说了吧,现在的情形你看到了。一开始还是有些希望的,毕竟Iker在,Geri也在,这两个人的智商还都不低,只是玩游戏的话很快就能结束这场莫名其妙的旅行。现在……”


不用Villa再说下去Ramos也明白了,现在已经没有结盟的可能性了,只能各自为战。但是Villa说的Iker和Geri…… 他揉了揉眉心,果然还是有其他队友在这里的,只不过为什么Villa一开始就能看出来的东西他看不出来?


“不是什么你看不出我看得出的问题,”Villa像是看穿了Ramos心中所想,“还记得吗,以前在国家队的时候,每次玩这个狼人游戏你就几乎没赢过。你对这类游戏不够敏感,又怎么会做出正确的判断?就拿那次世界杯决赛后的聚会来说吧,那次玩得好想还不是狼人杀,而是Bang。那次的局面和现在几乎一样。你是出局最快的几个人之一吧?”


Villa说罢起身离开,Ramos像是被什么给击中一样,陷入沉思。


--


“别喝了。”和14号并肩走在路上的8号看身边的人抱着已经不知道是第几个酒瓶把自己往死里灌的动作,终于决定还是阻止一下。


14号晃晃脑袋,也不知道有没有听明白8号的话。


两人不知不觉走到了这个村落的制高点之一 —— 预言师占星台所在的小山丘上。14号把瓶子随意放在了草地上,拉着8号躺下。


“以前我总是和一个人说,英国的星空没有西班牙的美,他就一直回答说,都是一个纬度的有什么不一样的,真的不一样的在地球的另一边。


现在看来,北半球的星空和南半球的真的不一样。”


8号不置可否,有些不解为什么这个人开始谈论天文了。


“我爱他,爱得要发疯,但是他一直那样若即若离。后来因为他结婚了,我也去找了个姑娘,但是现在想想我真的对不起她。自己已经够不幸福的了,为什么还要拖着别人一起下地狱。


他说好要陪我一起走的,说好不会留我一人独行,却还是将我推开。


西班牙的星空也许的确没有英国的美,不然为什么那些年我会那么孤独。


我想恨他,但是恨不起来。这么久后的重逢,还是在那片熟悉的土地,我却没能撑过一个晚上就像逃兵一样离开了。你说,他有什么样子的魔力?其实根本就不是什么魔法,而是毒药,你说是吧?”


8号对上了14号的眼睛,那眼神时而清澈时而迷离,让他心跳漏了一拍。 他很快赶走了自己体内的异样情绪,自嘲想他和一个酒鬼较什么劲。


“现在很有可能就要死在这个连星空都和那里不一样的北半球了,你说,如果他知道了,会伤心吗?”


那问题与其说是在问他,不如说是对着天上在叹息,8号没来由的心里一阵抽疼。


“会的。”


神使鬼差,他给出了一个答案,看到14号眼神重新柔和下来。


“你喝了不少,别在这里吹风了,回去吧?”


14号没有应答,不知什么时候他枕在8号身上睡着了。


果然还是醉了啊……8号很无奈。现在谁来告诉他要怎么把这个人给搬回去? 


--


“你看这些人,一个比一个能搅局。我本来还以为要费些力才能让大戏正式拉开帷幕,这些人倒好,直接给我省了那么多时间。”


“是的。”


“你也不错,第一天就这么精彩的局面有你一份功劳。”


“过奖了,本来我就是来给您打下手的。自当尽力。”


“不需要太高调,这些人有能力玩死自己,你只要在适当的时候推波助澜一把就够了。”


“明白。”



TBC.

评论(2)
热度(16)

© 秋_Udazk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