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圣塞人•Andrew Scott 是我初心是信仰是我家爱尔兰小太阳•白月光Ben Whishaw我永远爱这两个男人•还有个Mark Gatiss•和他们仨的老公

【双北】善恶笔记(短篇/一发完)

这是一篇迟到了三个星期的生贺……祝my蓝蓝生日快乐!!!!入了双北圈最开心的事情就是认识了小分队,如此投契的蓝太太能被我遇到真的是三生有幸了!!!希望my蓝蓝心想事成!早日能见到何老师和撒老师,我们小分队至少有一个能摆脱抱头痛哭的困境……。到现在才把生贺写出来我有罪我忏悔。谢蓝蓝不杀之恩【跪。 @Kol_大蓝 

还有就是…这篇文私设无限大,三观不一定正确,看文慎入。cp为蓝蓝点的拉郎 撒患者x何漫画 被我沿伸了一下变成 (未整容前的)撒影帝x何漫画 不喜勿入。感谢卡文时帮忙梳理脑洞的 @岚霖潇轩 


——————————————————————————



三月一日,一则娱乐圈新闻空降头条,逼得微博不得不再多开几个服务器才避免了整个系统瘫痪。发出这条微博的MG娱乐官博底下已经炸开了锅,热评第一是来自一位路人粉的评价:“可别框我,难道一觉睡醒我们所有人都往未来穿越了一个月?撒影帝和何漫画合作《善恶笔记》影视改编?谁来掐我一下?”


在公司的沙发上毫无形象躺着的何漫画用小号给这条评论点了个赞。他也想有人来给他说今天是四月一号愚人节,而不是在这里生无可恋举着手机刷微博,试图催眠自己身边的合同不存在。天知道经纪人给他说的:“何哥你就放心,你把这事托付给我了我就一定给你找一个最好的男主来演这本书。”是怎么会变成合同另一侧撒影帝的签名的。


手机亮起,屏幕上显示的是他唯一一个没有屏蔽消息通知的人的微信,他却突然有一种想把他也给静音了的冲动。


【何美男:哥!我让微笑去和影帝家经纪人说啦!你不是一直想找一个演技过关的人来演善恶笔记的男主吗?这娱乐圈里肯定没有比撒影帝演技更好的人了!】


呵。嫁出去的弟弟宛如泼出去的水啊…胳膊肘只会朝外拐了。我治不了我那向着外人的弟我还治不了即将要成为我手底下演员的你?正好一起算一下你弟弟把我弟弟拐跑的这个帐。


何漫画看着手机屏幕一阵咬牙,切换上大号拉出黑名单看了眼,“撒影帝,238天”几个字印入眼帘。


可以。很好。就这样吧。


他不知道的是,离他不远处的MG娱乐总部里,撒影帝眼中的怒火几乎能把自家经纪人给烧成灰。


“撒老师您别这样看着我啊…”他经纪人满脑袋汗,苦着一张脸朝身后的公司老板使眼色求助,却只收到对方“您所拨打的用户暂时不在服务区”的信号。


“撒老师那天晚上您自己同意的啊!我能不知道您不接拍文学作品改编吗!更何况是二次元作品……但是那天您弟弟撒天王给您来电的时候您不是同意了么!还拉着我让我直接签约!”


我不是我没有你别瞎说。


撒影帝这会真想来个否认三连,但前些天宿醉之后被浑浑噩噩的脑子屏蔽掉的信息开始陆续反馈回来。好像…还真的有这么回事。别人家的孩子是坑爹,自家的这个就是坑哥。


不出所料,他的账号底下已经被情绪高涨的粉丝攻陷,何漫画家的粉丝甚至能和他家的平分秋色。不过是一个画漫画的罢了…还撕漫男,那他就是撕撕漫男了。评论大部分都是在感叹说“活久见,想不到我们家撒撒还有演改编作品的那一天。”“强强联手啊!这回不担心善恶笔记被祸害了”云云。


我还觉得活久见呢。


撒微笑几乎是用手指砸上了屏幕戳开了何漫画的微博主页,5千万+粉丝的数字十分引人注目,头像是有些黑暗系的一张定妆照,半身蹲着在一个长走廊中回头,底下写着“新番亡灵回廊,四月中旬我们不见不散”。


倒也是整的像模像样的…不过这个宣传还没改成他俩这部新片?


对整场在他眼里看来就是闹剧的签约完全没有认同感的撒影帝来说,此时此刻在他刻意挑刺的眼里什么都能成为扣印象分的存在。更别提当他下一秒狠下了心对【关注】键按了下去时,得到的反馈竟然是【由于对方的隐私设置,您无权进行此操作】


撒影帝报废了他今年地五部手机。


“撒老师您这……”匆匆赶来的经纪人看着地上一地的手机残骸呆在门口也不知道该不该进门。


“手机。拿来。快点。”


拿到经纪人的手机,登录自己微博账号,第一个举动便是翻出何漫画的微博账号将其拉黑,可也没觉得有多解气。


再登录进微信,收到了来自撒微笑的消息【哥加油,不就是一部戏嘛,当是挑战自己了啊。不准反悔。】


“撒老师您别!这是我的手机!”经纪人眼疾手快扑了上去,才避免了自己的手机和地上那一堆碎片遭遇同样的命运。


“开机仪式是什么时候?”


“三…三天后。”经纪人眼角余光扫着微博账号动态,一张脸耷拉成了刘备的耳朵。祖宗诶…拉黑了对方要我们怎么搞宣传啊。


三天后的新闻发布会如期而至,撒影帝掐着点到的,一眼便看见了高台之上冷着脸冲粉丝挥手的那个身影。偏偏底下的粉丝还就买帐,尖叫声一波比一波响,撒影帝眼尖地发现还有不少举着他灯牌粉丝跟着在尖叫。


全部上黑名单。他掏出心里的小本本给她们都记上了一笔。


在他走出车子的那一瞬间,会场的气氛达到顶峰,尖叫声与灯浪汇聚成河,像是拖着他来到了舞台上方。何漫画已经伸手等着了,依然是清冷的面部表情,看不出一丝一毫情绪波动。“撒影帝,久仰。我是何漫画,希望我们能有一个愉快的合作。”


说的这么冠冕堂皇,还不是在他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就把他给拉黑了?倒是会做戏,不进娱乐圈可惜了。


他伸手握住对方的手,暗自使上了劲,得到的是同样力道的反馈。


“撒影帝。很高兴这次能与你合作。”几个字说的咬牙切齿,手上的力道在拼命加大,他知道自己的手其实也不好受,但是总得保证有来有往。


他俩这憋着气较劲在台下粉丝看来算是十分亲昵的互动了,时不时还有人惊呼说莫非撒影帝本来就是何漫画的粉丝?不然怎么会打破常例去接拍他的戏。


撒影帝听着这话,手像是被鹈鹕啄了下,立刻松开。何漫画将手缩回衣袖,另一只手微不可察搭了上去轻轻揉着。


撒影帝甩了个得瑟的眼神过去,被对方回馈一个白眼。


幼稚。


你也没好到哪里去。


我俩之间的账慢慢算。


求之不得。


眼波交流瞬息之间完成,除了在拉开椅子时地板摩擦声有些响之外,他俩也没再表露什么异样。可看何漫画全程端坐着摆着一张冰霜脸瞪着死鱼眼瞄台下的神态,撒影帝还是气打不过一处来。凭啥这人就能光明正大摆臭脸,凭啥自己就要为了不让粉丝失望而继续当他娘的温情天王?


聚光灯再次扫过来,他赶紧扯出笑容对左边区域挥手,听到身边何漫画发出的一声轻轻的嗤笑,再转头看他却是什么异样都没有发现。


让你得瑟…。


撒影帝看了眼采访桌前遮盖着的布,一脚踹了过去。


何漫画脸上抽了抽,桌底下回敬了他一脚。两人就这么隔着个椅子的距离打了起来,偏偏脸上还都得装的云淡风轻。闹剧直到话筒递到何漫画跟前才得以收场。


“有请我们的原作兼本部电影的编剧和副导演何漫画说一下这部片子的简单剧情。”


这世间有些事情就是很奇妙,完全无法用常理来解释。就好比天气会在一秒之内改变,又好比…撒影帝眼中在接过话筒的一瞬间从头到脚气场完全像是变了个人的何漫画。有那么一瞬间似乎觉得这个人没有之前那么讨厌了。


但听得台下迷妹们的尖叫迭起,他暗自冲着和对家迷妹同流合污的自己点了举报。怎么能呢…一定是之前打多了伤神。


何漫画在他走神之际已经拿着话筒聊了起来,就连声线也比之前和撒影帝打招呼时高了些许。这回他直接在脑海里把“其实声音也蛮好听的”这个念头还没萌生就已经掐死。


“善恶笔记可以说是…按照一系列真实故事,真真假假画出来的。毕竟艺术源于生活,作为一个作家,没什么比用笔尖来表达所见的、所听闻的、又或是所感悟的更好的方式了。


漫画本身讲述的是一个警察,在某一天捡到一本笔记之后,翻开发现第一页上写着时间、地点和人物姓名。一开始的不以为意很快就被接二连三的案子给颠覆,那些案子竟都是笔记中所记载,只不过有些案子记载的是被害人、有些是作案者。”


台下的话筒递到了一位粉丝手里,对方站起身时似乎还不敢相信好运会以这种方式降临,支支吾吾半天没说出一个字。


“慢点来,不急。”何漫画冲她安抚性笑了笑,从撒影帝的角度只觉得这位粉丝强制性按下了什么开关,脸部表情以近乎扭曲的方式归为平静,开口时甚至连语调都没怎么起伏。要不要一会通知一下安保叫一辆救护车…这个万一有了后遗症可不得了。


“何老师,善恶笔记的一直都是未完待续,请问最后的大结局会能在什么时候看到?希望问题没有冒犯到您,我从您出第一本漫画开始就是您的忠实粉丝,会永远永远支持您的。”女生说完深深一鞠躬,看得台上的何漫画连连摆手。


“你们都知道我不是个很会表达自己情绪的人…”


看你这一手拉拢人心玩的可溜了。一边的撒影帝小声嘟囔着。


“…所以我也只能说谢谢,对你,也对所有支持我一路走到现在的朋友们。没有你们就没有今天的我,所以,谢谢。”他压了压手抑制住台下爆发出的声浪,“至于这个问题的答案…我可以告诉你们,漫画的完结本会在电影上映当天全国开售,也就是说,电影中的故事会是一个完整的善恶笔记。”


撒影帝敏锐注意到说完这一段的何漫画显得情绪有些低落,在他下一秒交出话筒时更是瞬间回归了那平日里阴郁的暗黑撕漫男画风。


真是个怪人。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他脑子里却控制不住想了一下午,何漫画到底在低落什么呢?善恶笔记的剧本他没有看过,得知何漫画是编剧兼副导演之后更是连碰都不想碰。可是开机仪式过后他还是把剧本翻出来了,恶狠狠说了句“我撒影帝怎么也不会让一个外行在我的老本行上看轻我”,心里对这剧本的好奇还是完全无法按耐住。


“…最后一页上的名字竟然是男主!?”合情合理的结局,却又太过于出乎意料,在善恶之间游走,最后的归宿是自己的救赎还是审判,可以说结局将本已经由于刻画社会问题调子起的非常高的漫画又升华了一层。


他突然有一种想找何漫画聊剧本的冲动,是一个演员看到这类故事无可避免的见猎心喜。拿起手机的一霎那才发现他俩甚至连微信都没加。


这就有点尴尬了。


再戳开微博,看着对方主页左下角一个大大的【黑名单】…得。自己可别是中了邪。人家也根本不待见你。


何漫画也开着微博对撒影帝的主页发着呆,脑里闪过的都是发布会上粉丝们的互动。所有支持他的人都希望这部电影能拍好,那他就不应该为自己的一些小情绪…闹脾气。再有千万遍像拿撒微笑劈了当柴火烧,还是不得不承认何美男有一句话没说错,大概是找不出比撒影帝演技更好更适合这部戏的男主的人了。


他叹了口气认了命,将对方移出黑名单,在手指移向关注键事都磨蹭了半分钟,最后皱着眉头硬是戳了下去,被紧接着跳上屏幕的通知晃了眼。


【由于对方的隐私设置,您无权进行此操作】


…呵呵。


何漫画爆发出了平时吃鸡双排舔包的手速,零点几秒之内把撒天王给拖回了黑名单。


你等着,我片场收拾你。


撒影帝隐约有一种预感,在片场头两天的鸡飞狗跳全然是何漫画在公报私仇。可他怎么都想不明白他和何漫画到底哪来的仇,更别提是私仇。天可怜见他们之前别说互动了,连面都没见过啊。


他本是想找个机会和何漫画聊开,这样下去不仅拖慢拍摄进度,更会导致出片的质量受到影响。他没想到的是,何漫画的“片场暴君”属性似乎越演越烈,有一次被咆哮着:“救他时候你眼中的绝望呢!你打秋风啊!看没看剧本你会不会演戏!”强制停下了拍摄时,他愕然回头,撞进了何漫画通红的双眼中。


以他的经验不难分辨出,这是入戏了,比他入戏的更深。


再回过头去想,这一段的确是他处理的不佳,完全没有做到剧本中的首尾呼应。可是即使是作者,这反应也可堪称“失态”?


何漫画还在说这些什么,可撒影帝没心情去听了,一把拽住他往化妆间里走。


“你放开我你想干什么!?”


“何大漫画家您再喊的大声点说不定门口您的那些粉丝都得冲进来围攻我了,您这形象让他们看到了总是不好的。”


拿粉丝制裁何漫画—这一招十分管用,何漫画倒是很配合地噤了声,冰冷的眼神扫过他脸上,撒影帝打了个寒颤,脚步都加快了几分。


“何老师…何导,我想我们得聊聊…这样下去不行。”


“我是觉得不行,你这样下去我肯定要换演员。”何漫画没给他开口的机会,直接开口怼了上来。


你倒是给我个消息让我知道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再针对我成不成…撒影帝强忍住翻白眼的冲动,还是小心翼翼问了句:“何导,我们是不是…在别的什么场合之下有过误会?”


对方一记眼刀扫了过来,冷笑一声。


得,这就是有,但不愿意说。


“那先抛开这个,说实话,何导,我算是看明白了。您对这个角色有着很强的共情感,导致您即使只处于一个观看状态都能随时入戏。我相信整个娱乐圈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比我更好的诠释这个角色了,所以我们能不能先从剧本沟通开始?木偶戏还需要提线人呢,您总得说出来才能让人知道剧本里讲的是什么,对吧?”


何漫画阴沉着一张脸,说不清是迷茫还是愤怒更多一些,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拍摄进度突然就变得顺利了起来,之前卡了好些时日的主线剧情进展神速,导演一边连连感叹说不愧是撒影帝,一边偷瞄着何漫画的反应。眼神石沉大海。


何漫画盯着在深夜里拿出笔记本走到受害人面前的撒影帝,双手颤抖着叫了停。


“很晚了,大家去休息吧,这场戏过了我们明天继续。”


“诶…?可是何老师?”


何漫画没有理会身后的呼喊声,推开门直径离去。大半夜的也没几个粉丝在蹲守了,零零散散的几个还是举着撒影帝的灯牌,根本没反应过来像是一阵风一样离开片场的是何漫画本人。


撒影帝紧随其后跑了出来,只来得及看见何漫画的身影消失在街尽头。那条街虽说不对大街,但是也不算短,在这个时间点黑漆漆的,也就远方摇绕的灯火还能展现一丝人气。撒影帝在自己都没反应过来时就撒腿奔了过去,夜风吹得他发型有些凌乱,不过那会的他根本顾不上这些。


直到他停留在一家面馆前,看到里面卷缩在位置闪过的身影,他的理智才渐渐有些归位。


天啊他之前都做了什么。像个漫画男主角一样在黑夜里迎风奔跑?追逐…啊呸。追逐个鬼。追逐什么好像都不太对。


何漫画对于他不请自来的举动没什么太大回应,只是抬头对老板说:“把他的账记在我这里。”


“好嘞。”店主已经年迈,一头银发但依然神清气爽,三步并作两步把门口的牌示换成【歇业】。“你们慢慢聊。”


撒影帝没和他客气,一屁股坐下来,给自己倒了杯酸梅汁。


“所以这就是你漫画里居酒屋的原型?”


“是的。”


“那男主的原型就是你本人?”


何漫画猛然抬头,眼神冷然直接对上撒影帝有些戏虐的笑容。他没有错过何漫画眼中一闪而过的恐慌。


下一瞬间,何漫画像是玩腻了你演我猜的游戏,抱起面前的牛奶喝了一口。“是我。你现在退出还来得及。”


“然后让你四处去宣传是因为我撒影帝没有职业操守中途撂担子所以这戏才黄的?你当我傻子呢。”


“可出演这么一个角色,不会让你名誉受损?”说是问题,却更像是反问句,其中夹着浓浓的自嘲。“抽烟喝酒逃课校园欺凌,那些不良少年干过的事情我都干过,我还逼死过人呢。这么一位导演、作者…人渣,写出来的角色、拍出来的电影,上映了你就不怕被骂死?”


撒影帝笑了,装模作样四处探头张望了一下,然后紧贴着何漫画的耳朵道:“所以呢?又有谁知道?我知道是因为我彻底喝角色同步感情了,还有你在一旁给我恨不得把整个人生履历倒背出来,别人能有这福利?”


何漫画瞪大了眼,像是第一天认识他一般。


“心结,都成结了必须想办法解,我看你这点做的不错。但是心结心结…放在心里的啊。没事干你去大街上瞎嚷嚷不被人骂死才怪。自己肚子里吞下去,还难受就自己想办法去弥补,别搞得像个受虐狂一样非得全世界都来批判你才高兴。真想天天吵架我报名啊,我能跟你吵三百六十五天不带重样的你信不信?”


“可是…你…你不生气?你不反感?”


“我反感你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不过这个说到底好像是你开的头,哪天肯给我解惑的话我感激不尽。”何漫画翻了个白眼转过身去。“得。有什么好生气反感的啊。你的文字功底真的不是盖的,你想表达的角色里都表达了。能在救赎和审判中选择,在这么多次救人的过程中怎么也体现出了能被救赎的那一面吧。”


“可他是他,我是我。现实中的我可没有警视厅这么神通广大能当救世主。”


“你的漫画也有救过不少人啊。”撒影帝这些天算是做足了功课,轻松翻出几条微博来,都是头条感谢何漫画拯救抑郁少年少女。“我也就奇了怪了,你这么一个抑郁的人写出来的东西还能救抑郁症,以毒攻毒吗?”


“滚蛋。”何漫画手中紧了紧,语句中带了些鼻音。


撒影帝眼尖地发现何漫画左手拽着一张纸,像是贺卡,被他捏的有些变形。“这是什么?”他一把把卡抽了过来。“这是你今天情绪这么不对劲的源头?MG酒店?Colour 7?这就是你们当初那个傻不拉几的不良少年团的名字?你是什么颜色?白色还是黑色?”


“黑色。”何漫画把到了嘴边的‘严格来说这俩都不是颜色’给吞了下去。“我也不知道这个邀请函是什么。但是我总有种预感…是当年的那个女孩的冤魂,来报仇了。”


邀请函在撒影帝手中化为碎片。


“还冤魂。你亡灵回廊画多了吧你。真要以为那姑娘没死就发动你那五千万粉丝基础的人脉去找,悄悄的去,你的地位这点事情还办不到我劝你早点退出娱乐圈。不是什么秘密都得摆在明面上处理的。观众能看到的仅仅是现在的你。我所认识的也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把我拉黑的暴君何漫画老师。”


这个梗大概是过不去了。何漫画翻了个白眼,内心把本打算再次将撒影帝移出黑名单的想法给锁回柜子里。


何漫画率先起身准备离开面馆,走之前一手指着他胸口微微露出来的半截名片,另一手拍了拍撒影帝的肩膀。“这个医院最好别去,我表哥开的,别的本事没啥,把人给整面瘫了的本事一流。”


他没理会身后的撒影帝像是被铁烙烫着一般抽出名片撕了个粉碎,心情比之前少许好些了,对着天空扯出一个微笑。


他会去继续努力,心灵的审判还是救赎只能由他自己定夺,他会继续带着愧疚和罪恶感试图在这条漫漫长路上走下去。


“等等我啊你!”背后的声音由远至近,气喘吁吁的撒影帝终于跟了上来,喋喋不休抱怨者又要让他短跑一次。


或者可能还能找到人和他一起走。


这样…挺好的。



End。




小剧场:


影片上映后票房一路直线上升,几乎在三天后就锁定了本月的票房冠军。在庆功宴上,平日里滴酒不沾的何漫画也破例喝了几杯,散了会后迷迷糊糊拉着撒影帝要开黑吃鸡。


他被拉进了一个四排房间,定眼一看,另外两个id中赫然有他很眼熟的撒微笑。


另一位他大概猜得到是谁,NZND天团中人气居高不下的何美男。可一开口便把他给吓住了。


“哥?难得见你进四排,带新朋友来不介绍一下?”


哥??何漫画是何美男的哥哥?


何漫画的眼神在飘,扫了眼头像就开语音开始骂:“把这个姓撒的家伙给我踢出去!怎么还有两个…还会分身了吗!踢了都给我踢了!”


撒影帝一手机砸在了脑门上。他总算明白了他的飞来横祸来自哪里了。


妈的弟控。




评论(2)
热度(156)

© 秋_Udazk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