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圣塞人•Andrew Scott 是我初心是信仰是我家爱尔兰小太阳•白月光Ben Whishaw我永远爱这两个男人•还有个Mark Gatiss•和他们仨的老公

【双北/明侦全员向】MG公寓那些事(46-60)

失踪人口回归…

嗯…这文已经和最初的大纲基本脱节了。正式进入正剧情节,60节才进正剧简直…我对自己很绝望。这篇文之后的基调可能会和之前有出入,我尽力中和两个调子。


前文传送门:

MG公寓1-15

MG公寓16-30

MG公寓31-45

——————————————————

46.


看似来势汹汹的风暴毫无征兆消散归于平静。


何炅在鬼鬼有一天晚上翘着腿抱怨说没戏看的时候笑着揉了揉她脑袋:“那你还想怎么样,看他们打起来吗?”


鬼鬼把手里的瓜子啃得嘎嘣脆:“也不是…就是日常生活太无趣了希望能来个人给我们带来点乐子?”


被讨论的乐子魏天王本人正站在垃圾桶面前对着在第二十束被扔掉的花面前发愣,估摸着是花买来的时候太新鲜,被王鸥一扔,那花粉在小范围里飘散着,害得路过的乔振宇连续打了好几个喷嚏。


“……你可以考虑一下一个很深刻的问题,叫她是不是可能就不喜欢花。你要知道世界上是有这种人的。”他扯开一个假到不能再假的笑容,眼睛眯成一条线对着魏晨一字一句说道。


“我试过,她把巧克力盒子拍我脸上说她要减肥。“


”我有时候真的怀疑当初和你谈恋爱的王鸥是不是一个假的。”


乔振宇摇着头走了,隐约还听见背后飘来一句:“我也怀疑啊…。”


这真的没救了。



47.


比能看到的戏来的要更快的是两个电话,一个来自何炅的顶头上司黄磊,另一个是打到撒贝宁手机上的未知来电。


这年头诈骗犯都这么猖狂了吗… 他翻转着手机,突然神秘兮兮对鬼鬼笑了一下,说你等着我给你看戏。


扬声器里传来电话被接通的声音,还未等对面开口,撒贝宁这里就压了嗓子带着点吴语腔调道:“先森,我不买房啊,也不买车啊,我穷你给我找点路子救济一下呗?”


鬼鬼在他说出第一个词的时候已经发出了标准的鹅笑,一个劲说回头请撒贝宁吃糕点。


披上风衣打算直奔医院的何炅也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恐怖片给硬生生钉住了脚步。


电话那头半晌没传来声音。


“别是挂了那就没劲了…”


撒贝宁演的也是有点累,一手撑着茶几虚着眼看手机屏幕。


“是撒老师……?”


电话那头终于有声音了,听起来极其不确定,还有些恍惚。



48.


撒贝宁捂着听筒给鬼鬼和何炅使眼色,说这个诈骗犯有前途,知道他撒贝宁的大名还敢打来他手机上诈骗。


不枉费他陪他玩。


“你可拉倒吧谁会知道你啊。”


不知道什么时候进了屋的王鸥毫不留情一桶冷水泼了下来。


好像这话也没错……?


电话里还陆陆续续有声音透过手掌屏蔽传来,撒贝宁把手拿掉之后对方已经问到不知道第几遍:“是不是撒老师?”了。


“是我。”


“撒老师我是MG区派出所所长潘粤明,现以市局刑侦大队特案组专员身份想与您商讨一下一件案子,不知道您有没有空能过来一趟?”



49.


撒贝宁拿着手机的手僵住。


哎这下有点玩脱了。



50.


楼底下好像突然就热闹起来了,喇叭声混杂着骂喊,再被由远至近最后停格在他们公寓底线的警鸣和救护车二重唱给盖了过去。


电台里在紧急播报说二环高架出了连环车祸,九死五伤一时半会清理不完还望广大市民耐心等待。


“所以那两辆专车是来接我们的?”


撒贝宁指了指底下闪着红蓝光的车子。


何炅突然像是想明白了什么恍然大悟一拍脑袋:“这让我过去肯定是帮着处理车祸伤员的。倒是你…一个专案组找你能有什么事?”


“哎管他呢,总不能够是肇事车辆是被偷走的我的车子吧,我连驾照都没呢更何况车子。”撒贝宁一脸毫不在意,“反正这事跟我肯定没关系。”


鬼鬼的声音从一旁的厨房传来:“撒撒你别插旗,会倒的。”


“就你话多是吧。”



51.


医院里的混乱程度和何炅估算的差不多,他百忙之中也只够给撒贝宁发了条微信说大概今晚又得晚回家让他自己忙自己的。


那头输入了几次,可到他最后被黄磊拖走,撒贝宁那里也没给出回音。



52.


撒贝宁回来的倒是不晚,几乎是去派出所溜达了一圈之后就回公寓把自己给锁屋子里了。


“这是准备收拾收拾去吃牢饭了呢?”


魏大勋调侃了一句,回答他的是被“砰”地一声关上的房门。


“吃了火药了啊他?”


“少说几句吧,他好像心情很糟糕。”魏晨目光有些担忧,王鸥站在一边难得没有反驳他。



53.


派出所那气氛不像三堂会审,倒更像是有求于人。


也不过是一年多没碰过的卷宗,拿在手里的感觉恍如隔世。


坐在桌对面的潘粤明满脸歉意,撒贝宁却从他的眼神中读出了坚定。


“出色的刑侦律师有很多,你们要找人打官司业界里排名前一千大概都轮不到我,你找我来是来干什么了?”


“不是找人打官司,是找人给现在被告方做辩护直到我们找到真凶。”潘粤明纠正道,“至于为什么是您…一年半前波光酒店的案子,不是我主要负责的,但是我有参与…”



54.


他的眼前仿佛又看到了那个人影,白衣飘飘一副书生打扮,说自古时起便有以死明志一说,落在今时大概只能被打上一个畏罪自杀的标签。


那人说,谢谢您撒律师,很抱歉让您第一场独立负责的辩护就遇到我这种案子,我知道您尽力了,可有些事情是不可抗的。


他最后一句话是:“撒贝宁,您的正直使您和这个灰暗的地狱格格不入。”


撒贝宁目视那一袭白衣跌出了窗外,待他身体自发动了起来冲到落地窗前伸手一捞,指缝间滑落的也早已只是空气。


他在那间屋子里站了一宿。


第二天他提交了辞职涵。



55.


“…所以我推荐了你。”


中间那些撒贝宁都没有听到,在最后一句话话音落下时对潘粤明挂起了可能是他搬进公寓后最冷漠的一张脸。


“那你更应该知道我不适合当刑侦案件辩护律师。没别的事情的话我先走了。”


潘粤明抬手想拦,想了想还是垂下了手臂,只是轻声道:“我们不都是以维护正义为终生目标的人吗。”


撒贝宁脚步没停,头也不回朝派出所外走去。


“你也老大不小了,还相信童话故事呢。”



56.


撒贝宁趴在床上,只觉得现在的自己比过去些许日子的状态叠加起来还要糟糕。他甚至大白天的把窗帘给裹得严严实实的,就是为了不看见外面那来自太阳的刺眼的白光。


他的屋子里是不存在白色这个颜色的,包括墙壁都被他给遮了一层又一层的墙纸,天花板的颜色是他软磨硬泡带着魏大勋和乔振宇一起,帮着给漆成了淡灰色。


可是自从何炅搬进来之后……


他的余光扫到了挂在橱门上的一件白大褂,摇了摇头。对于和何炅有关的白色他的神经似乎格外包容。


在这漆黑的空间压迫中,他的感官被无限放大,眼前一些七零八落的片段不停变换也抓不出一个什么特别的重点,只能拼命甩脑子试图把这些都给甩出去。


他突然就很想念何炅。



57.


何炅的微信就是在这个时候在撒贝宁的屏幕上亮起的,短短几个字足够将撒贝宁从记忆的泥沼中勾了出来。他拿起手机光是划屏就划了好几下,整个人像是被从水池里捞起的水鬼般颤抖。


他想回复“知道了”,但手指连键盘位置都找不准。一遍一遍输入再一遍遍删除,最后无奈把手机给搁置在了一边。


谢了啊老何。


他在心里默念道。



58.


难得的何炅熬了个通宵回家还能看见撒贝宁的屋里亮着灯,在听见他开门声之后更是直接从屋里钻了出来。


“你怎么样,潘粤明那里找你什么事?”


“没什么。”撒贝宁明显不愿意谈论这个话题。“你那里?”


何炅深吸一口气。


“我给小白动了手术,算他命大且求生意志旺盛。醒来跟我说的第一句话是,是大张伟撞的他们。”



59.


撒贝宁那一夜没睡的脑子直接当机。


谁?啥?什么?



60.


他和何炅还有乔振宇坐在审讯室里,正对面的大张伟脸色惨白。


他说:“哥,不是我干的。”


乔振宇几乎是用乞求的眼神望向了撒贝宁。


“做你想做的。”何炅这么在他耳边低语,撒贝宁抬起头刚好撞进何炅温和的眼神。“之前你把我给从壳子里捞出来,现在换我了。我陪你。”


“那潘所长,麻烦你们了。”


TBC。



评论(12)
热度(147)

© 秋_Udazk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