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圣塞人•Andrew Scott 是我初心是信仰是我家爱尔兰小太阳•白月光Ben Whishaw我永远爱这两个男人•还有个Mark Gatiss•和他们仨的老公

【双北/明侦全员向】MG公寓那些事(31-45)

我都以为这文要坑了…自己都没想到自己还有更新的那一天。不过还是要努力维持坑品的…吧。继续放飞型写作,角色已经快严重ooc了。

大老师上线。

潘老师上线,人物设定不是现实中的潘老师而是白夜里在隆达时期的关队,性格取了01年会和老太太理论的一见误终身的关队。没看过白夜的就当原创角色看吧。

其实就是因为想写潘老师我才重新更这篇的我会说吗。

前文传送门:

MG公寓1-15

MG公寓16-30


—————————————————————————————


31.


演唱会最后变成了三人行,王鸥一脸视死如归整个人挂在撒贝宁身上,身后跟着的何炅全程黑着脸。

撒贝宁全身绷得僵硬,觉得虽然说现在把全身上下都散发着“天大地大比不过失恋的女人事儿大”的王鸥给推开大概不是什么明智的决定吧,但再这样下去他怕是在王鸥清醒之后得遭更大罪。


“老何真是,给他眼神暗示了很多次了,也不知道来帮兄弟一把。”在第54次给何炅眨眼,觉得都快把眼皮给磨穿了也依然只是看到了铁青着脸根本不看他的何炅时,撒贝宁陷入了一种深深的绝望。


同时把素未谋面的魏晨天王的小人在心里给戳了十几百针。


这样僵持到演唱会结尾的时候变成了上万针。


也是不知道王鸥怎么做到整场演唱会都保持一个姿势不动的。


明明嘴里每一首歌的歌词都能跟着唱,可却念叨得小声到像是在默默念经。他真想踹她一脚说失恋想出家,来前男友的演唱会那是绝对来错了地方。


可看着今天全程掉链子的何炅,再为自己日后的钱包着想……他还是忍住没推开靠在他肩头的王鸥。



32.


大概到了最后幸运女神才听到了撒贝宁的求救声,魏晨准备唱最后一首歌时,王鸥一脸不甘心地站了起来,拖着何炅和撒贝宁熟门熟路摸去了后台的…电箱旁。


嘴里还念叨着:“怎么能让你这么顺利开完演唱会。”


撒贝宁打了个哆嗦,揉了揉肩膀,一个箭步和王鸥拉开了距离,躲去了何炅身边。


一句“之前跟着唱了十几首歌的那个人好像不是我”被他硬生生憋了回去。


女人心海底针呐。


他转头看了眼脸色有点缓和的何炅。


男人心也差不多。


真不知道老何今天在抽什么风。



33.


后台听前面的声音其实不怎么清楚,更别提撒贝宁也没仔细再去听前面的音响里又在放什么了。他现在满脑子祈祷的都是等会回去的时候王鸥别再拿他当靠枕了。


天可怜见以前熬夜赶律师函的时候手臂都没这么酸过。


下一秒整个场馆就陷入了一片黑暗和寂静中。片刻后嘈杂声四起。


撒贝宁模糊还能看见王鸥的手搭在电闸上。


听着保安大声呼喊在疏散人群,同时很多朝他们跑过来的脚步声,他连想死的心都有了。


掉了一天线的何炅在这时终于恢复了网络信号,至少撒贝宁时这么认为的。他突然就被拉着在后台七弯八绕跑了起来,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他俩就已经站在了场馆外。


“啊?”他只憋出这么一句,然后被冷风给刺激地打了个喷嚏。


“啊什么。这热闹你今天还没凑够啊,回家了回家了。”


“哎怎么就成我要凑热闹了,我也是受害者好吗。”他也忘了本来要说什么,义正言辞控诉到,没错过何炅嘴角勾起的一抹微笑。“靠你这家伙今天看了我一天笑话是不是?”


“你要英雄救美我总得给你留个舞台。” 何炅心情很好的样子,还哼起了歌。恰好是魏晨的歌。


撒贝宁下意识又在心里的小人上戳了几针,随即回过神了。


“我们就这么把王鸥给扔在那里对付保安了?”


“这不废话,她家的保安她不去对付难道还要我们来?场馆都是她们家的。”何炅看了眼呆楞的撒贝宁,恨铁不成钢摇了摇头。“阶级敌人啊大哥,想要折腾前男友就折腾啊,你把自己搭进去干什么。”


他看着撒贝宁连连点头,心里松了口气。还好对方这个转的比陀螺还快的律师脑子今天晚上被摧残到主机冒烟了没听出他话里的漏洞。



34.


何炅第二天就笑不出来了,因为一走出医院就看到了个鬼鬼祟祟的身影,包着头蒙着一张脸又是打手势又是低声呼叫,生怕别人不知道他身上有秘密。


几个路过的病人已经把目光投了过来。


让他脸上表情挂不住的是目光里还把他给包含了进去,颇有些意味深长。


去他的这全民卖腐的年代。


他三步并两步恨恨地拖走了他一眼就认出来的这个人。


魏大天王。


“何哥我昨晚看见你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何哥现在只有你能帮我了…”一到了没什么人的地方魏晨就像被封了几天嘴的话唠症患者一样开始了开机关枪一般的倒豆子。


“你的眼睛是探照灯做的吗这黑灯瞎火的都能看见我?”


“我看见鸥了啊……”魏晨的语气十分委屈,还带了点不知所措。“你们……三个站在一起。” 然后把重点点在了“三”字上。


何炅了然,心里给王鸥记了一笔。魏晨那头还在继续倒苦水,听了会何炅也听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可他现在最想做的事情是去找狗仔爆个料,说他们新晋歌星魏晨的情商究竟是能有多么底到令人发指。


“你是说你指的没有女朋友是因为准备回来和王鸥求婚,所以心里把她看作未婚妻?”


魏晨木纳点点头。


何炅把脸埋进了掌心里。


他给王鸥记的这一笔马上能消除掉了,让这俩人相互去折磨吧,饶过他就好。可魏晨也没打算放过他。


“那鸥身边那个男人…?”


何炅也懒得解释了,呵呵冷笑了一声。


魏晨“哦”了一声,语调拖的很长。


何炅突然感觉后背凉飕飕的,也不知道魏晨脑补了些什么。



35.


在魏晨把租房契约拿出来给何炅看,且十分自然坐上了何炅的车子的后排时,何炅就知道今天大概不能善了了。让他俩去相互折磨这种计划还是得细水长流,而不是直接就被打的一个措手不及。


到了公寓底下他才明白,这世上没有最乱只有更乱。


比如他刚停车就被人几乎是飞扑着往雨刮器上夹了长小纸片。


然后是一晃而过的绿色莫西干发型。


和跟在他身后跑的一位警察。


刚想探头的魏晨被何炅给按回了车里,这是还嫌这里不够热闹还是怎么。



36.


“所以警察叔叔你看,我都跟你说了我是个正经人,我那也不叫发广告,我那叫诚心诚意给对方留下联系方式。您看这才叫发广告。”莫西干发型男孩滔滔不绝说着,同时指了一下何炅车上的卡片。“哎等等我这个只是示范给您看啊您别因为这个就给我定罪。”


警察没回答,单手撑着墙散发着一种不怒自威的形象。


虽然下了车的何炅站在一边觉得这位警察大概只是跑的急了一口气没喘上来。


这脸上的肉还在抖呢。


“再说了您这也不能就因为我觉得您的外形适合去当演员,想给您塞一张名片您就跟唐僧似的拽着我理论半天啊。还冤枉我。我这真不是广告。哪有广告上就一个名字和一串电话的啊,还都是手写的。我打点工我容易吗我。”


警察的气终于喘匀了。


“这已经能构成恶意骚扰他人了,更别提现在还加上了环境污染。”他指了指跑动过程中散落的一些纸片,语气冷然。


何炅没错过他那声轻声的嘀咕:“……功夫熊猫真人版,听着就不是什么正经片子。”


他一个没忍住,笑得弯了腰。



37.


混乱在魏晨没忍住推开车门之时升到了顶峰。


何炅眼睁睁看着那个男孩一个箭步冲了上去,刚在考虑要不要给魏晨经纪人打个电话让他来把眼前这个麻烦制造机给先带走时,就听见那边传来一声:“哎呀这位公子嘿,您这造型可棒了,有没有兴趣加入娱乐圈啊,我这手里就有片约,有意向你打我电话啊……”


那个警察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何炅旁边,连连和他因为纸片的事情道歉。两个人听到了这段话都有点懵,还是何炅率先反应过来。


“他之前就这么跟你说的?”


警察点点头,说这字都不换啊。


何炅觉得重点应该不是这个,但是他也没闲到去提醒警察说这段话搁一千年前就是标准老鸨的台词。显然这位警察叔叔比较单纯。他还是不要祸害祖国的花朵了。



38.


那头的魏晨也呆住了,一头墨绿色的头发在他眼前晃的他头晕,而且这颜色吧……


一长串话都说了些什么他其实没太听清,只抓住了最后几个字的自我介绍。


“我叫大张伟,记得啊,报我名字。”


魏晨把一个明星该有的气势给拿了出来,揉了揉脑袋就想缩回车里。何炅就怕魏晨脑子抽风去和他绕,刚想松口气,就看到魏晨的口罩被车门的一角给勾住了。


一拉。一扯。


大张伟发出一声尖叫。


和匆忙冲下楼的乔振宇的怒吼重叠在一起。


得嘞。


这回戏台子应该算搭齐了。



39.


何炅入住以来第一次看乔振宇的说话分贝超过六十。


也是第一次看见他话都不说直接上手。


看大张伟的耳朵被拧的都快自转了一圈,何炅心里打了个颤。这公寓里藏龙卧虎啊。


“和粤明哥道歉。”


之前还咋咋呼呼的大张伟这回就像一只斗败了的公鸡,耷拉着脑袋走到警察面前,老老实实喊了声粤明哥。


倒是轮到警察不知所措了,最后给憋出一句:“没事那就这样吧。”


乔振宇挠着脑袋,一张脸涨的通红,对警察说下次请粤明哥吃饭。


警察连连摆手,看了他俩半天,说:“这是你弟弟?”


“对……”


警察拍了拍他肩膀,颇有一丝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滋味。“原来天底下弟弟都一个样,受教了。”



40.


“哥那是谁啊,好像和你很熟的样子你要不帮我一个忙把他给拐来当明星我好拿点提成?”看着人走远,大张伟又开始不安分了,也不顾乔振宇依旧能称得上恼羞成怒的脸色,重新开始惦记起他的工作来。


被乔振宇给拧上了另一只耳朵。


“潘粤明,市局刑侦队调来派出所历练的。也就是粤明哥脾气好,换一个人你今天就在看守所里了你知道吗。”


大张伟眼珠子滴溜溜转了一圈,虽然说把这个看上去奶油小生一般的警察给划进了不能惹的名单里,但还是有些不敢寂寞。在扫到一边的宝马之后一拍脑袋。


“魏晨呢?”


早就拉着魏晨趁乱上了楼的何炅觉得他还是期望这一天早点过去吧。



41.


“你个顶着一头原谅色的小屁孩你放开我的小红!”


咣当一声响。

鬼鬼有些摸不着脑袋,这才刚星期四啊,还是下午,怎么楼下就开始提前上演咆哮戏码了。


她拉开窗户听了听,给魏大勋心里画了个十字。


“抱歉啊大勋,我弟他要在我这里暂住一段日子,就那间我们都不用的小书房。房租帮你分担掉一点啊。还有就是我弟弟对花草过敏比我还严重。”


说着又是一声碎裂声。



42.


不出半天,整个楼都知道八楼新的住户是谁了。


撒贝宁期待的晚上聚会时的修罗场没出现,主角之一的王鸥从头到尾就没有露过面。


倒是魏晨一脸拘谨下来和大家打了声招呼,又匆匆离去。


“开盘口了!赌我们魏大天王什么时候能追上鸥女神哦!”大张伟不知道从哪里拿来块木头,把桌子拍的砰砰响。


撒贝宁还没来得及给这个把他想干的活给抢了的人来一堂生动的普法课程,就看见周围的人已经开始掏钱包了。


小白第一个漫不经心扔了五百说也就三五天的事吧?听说女孩子很好哄的。


收到了房间里的人一致的关爱智障的目光。就你这种棒槌活该混到了华尔街大佬连个女孩的手都没牵过。


鬼鬼紧跟着,压了一百说那就比小白多一点吧,赌半个月。


乔振宇魏大勋这俩凑一块嘀嘀咕咕了半天说最优算下来大概四个月?给足魏天王把挽回姑娘的心108式都给用一遍,一天一次。


何炅最后笑眯眯拉着撒贝宁一起压了一千给三年,还很义正言辞说他俩当初谈了三年,现在挽回怎么也得下一个三年吧。



43.


不知道什么时候回到休息室的魏晨手里捏了张黑金卡,苦着一张脸就差给何炅跪下了。


“我本来打算看你们最高的赌的是什么,就比这个再多几天,压他一个亿,你们总得也得看在白赚钱的份上帮我把鸥给追回来啊。”


“何哥您高抬贵手啊……”


何炅还是笑眯眯的,笑得房间里的人都觉得这大晚上的还是赶快回自己屋吧。路过门口的时候还不忘对魏大天王表示一下同情。



44.


何炅觉得自己做了件好事。即帮魏晨和众人拉近了关系,又没让他真的划给那个看上去就不是很靠谱的乔振宇的弟弟这么一笔巨款。


不过说白了归根结底还是因为之前魏晨进屋时对撒贝宁的眼刀太不加以掩饰。



45.


王鸥看着鬼鬼给她发的添油加醋的情景还原,只想一巴掌抽死几天前做事情不过脑子的自己。


她都说不上是更加烦恼突然搬来楼上的魏晨,还是该担忧何炅随时能给她整一坑。


她脑子大概是被浆糊给糊住了才会没想明白何炅这次突然跑来找人合租的真正原因。


谁再说恋爱中的女人可怕她一定要怼回去。


那是你没看见过暗恋中的男人。


TBC。

评论(8)
热度(240)

© 秋_Udazk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