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圣塞人•Andrew Scott 是我初心是信仰是我家爱尔兰小太阳•白月光Ben Whishaw我永远爱这两个男人•还有个Mark Gatiss•和他们仨的老公

【双北】(一个小段子)(真人向RPS预警)

前几天在群里扔的段子,想来还是在lof存个档…。真人向rps预警!!!

其实我在码新文来着。

以便第三季结束之后能安心跳别的坑。
—————————

四十一岁生日何炅在KTV里度过的,和快乐家族的几个人喝的东倒西歪的。谢娜吴昕有事先回去了,最后也就剩下他、李维嘉和杜海涛,三个人抱着空瓶子咂舌。背景里还放着张国荣的歌,也不知道是谁碰到了原唱的按键,张国荣的粤语声悠悠飘开,何炅眼皮子都在打架,那一瞬间似乎看到了星辰在眼前闪耀,再坠落。

“何老师你这都四十出头了,这光棍是打算打一辈子啊。”杜海涛是真的喝高了,嘴里哼哼唧唧的,说着他平时大概永远不会说的话。

何炅咧着嘴笑,迷迷糊糊回了句:有啊。

“有什么啊。”

有喜欢的人啊。这句话说出口好像也没太难,出口的是气音,但大概轻到就像做了个嘴形。

四十岁的何炅心里住了一个人,那人在那里住了很久了,久到何炅都在想是不是十几年前第一次在电视上见到他,就被他撬开了门锁悄悄溜了进来。

然后他们的接触一点点增加了,他在湖南台的名望越来越大,终于和中央台的接轨也越来越多。

何炅第一次站在撒贝宁面前的时候,他的笑容八分礼貌带着两分拘谨,淡淡叫了一句:“撒老师。”

“久仰了。”

曾经在电视上看到的亲和形象在那一个照面轰然倒塌,眼前的人给他的感觉就如极地得寒冰,身前竖起的墙坚固到他一旦靠近,便会被冻成冰雕。

但他还是靠近了。

靠近了对他来说固然寒冷,却永恒伫立在这个昏黑一片的电视圈中的光源。就像站在码头上的盖兹比眺望彼岸闪烁的绿光,任由身后繁华落尽,晕起一片黑暗中的浪波。

他终于听他的称呼一步步从“何炅”变成了“何老师”,再变成一句玩笑性的“炅炅”。他不想去刨析自己的内心,只希望能一直这样走下去。

他不贪心的。

他也不敢贪心。

撒贝宁婚礼请帖是在节目录制的时候递给他的,笑得有些没心没肺,但透着幸福。

他摇摇头,说有当天要彩排戏剧,怕是去不了了。

“成,那你份子钱回头补上呗。”

没个正经。

何炅捏着手里的卡近乎变了形,还是笑嘻嘻踹了撒贝宁一脚。

婚礼他虽然没去,但还是有人给他手机直播了全程。他蹲在剧院的角落里,任由没有看见他的场物关掉了所有的灯。

视频里的撒贝宁给新娘套上了戒指,露出的是他从没见过的发自内心的笑容。

他抓紧了手机。

心里的门落进了锁里。

光,熄了。

评论(7)
热度(90)

© 秋_Udazk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