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圣塞人•Andrew Scott 是我初心是信仰是我家爱尔兰小太阳•白月光Ben Whishaw我永远爱这两个男人•还有个Mark Gatiss•和他们仨的老公

【双北/明侦全员向】MG公寓那些事(16-30)

魏晨上线,上次说到的不太确定走向的cp就是晨鸥这对了,看他俩造化吧我卡他俩的段落卡了一下午。

继续是想到哪里写到哪里的节奏。

上一篇能被这么多人喜欢我真的受宠若惊,给大家比心❤️

前文传送门:

MG公寓1-15


——————————————————


16. 


何炅的入住没有引起丝毫波澜,虽然这大概因为是正常作息下没人能见到他。


公寓里的人只能听撒贝宁吹嘘说自己找了个多么棒的同租室友。


顺便契而不舍忽悠乔振宇早日把魏大勋给换了。


撒贝宁嘴里的何炅博学多才宛如文曲星转世,而且和他特别投契。


终于来了个能懂他撒贝宁才华的人了。


“撒撒你有这空和我们在这里说一个我们两个星期都没见到脸的一个人你还不如去补一觉,眼眶都黑到堪比我加咖啡豆了。” 鬼鬼实在听不下去了。


撒贝宁翻个白眼说你们懂什么,这本来就是哥的日常作息。


最重要的一点他没说。


何炅治得住王鸥。



17.


何炅入住的第二天晚上,撒贝宁带着他杀上了王鸥的门。


去之前他给何炅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对鸥包租婆好一点,不能惹她生气不能犯她忌讳,零零星星给何炅念叨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最后被何炅叫了停。


“我有分寸的。”


他如沐春风的笑容让撒贝宁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何炅推门进去一句:“鸥姐。”,撒贝宁捂脸暗想完了完了,这种称呼王鸥才不会让不熟悉的人叫。没想到的是王鸥也没说什么,倒是放下了手中的化妆包,好整以暇对上何炅。


撒贝宁脑补了一万字高手过招时擦出的火花,噼里啪啦在他脑中走完了一部电视剧,再回过神何炅已经朝门外走了。王鸥不知道什么时候面对着他,皮笑肉不笑的模样怪瘆人。


“女王殿下我也走了呗要不……?”


“撒贝宁你得留下签新合同啊。”


一句稀松平常的话被王鸥说出了无限的杀气。撒贝宁缩了缩脖子但还是没忍住作死。


“所以新合同长什么样?”


“房租减半水电全免还包网费。”


这词好耳熟,不就是他拿来忽悠那些租客的吗。撒贝宁突然觉得何炅的形象高大上了起来,下次不暗搓搓和他比较谁高了。他同意说他俩一样高。


得意忘形的撒贝宁最后被王鸥给狠狠修理了一顿。


还模糊听到了王鸥咬牙切齿的一句:“找谁合租不好你竟然如此给我把这只狐狸给招来了。”



18.


王鸥和何炅的是认识的,小时候住在一个院里的那种。


虽然说王鸥比何炅大了几岁,但这并不妨碍何炅的成了他们院里所有孩子的噩梦。


小时候听得最多的就是:“你看看隔壁老何家的孩子,多优秀啊,又乖巧又懂事,学习成绩还好到能三连跳。”


何炅对他们是好的没话说,但是但凡有人得罪他了…


王鸥想起又打了个寒颤。


隔壁家小孩因为说了一句何炅矮,一整个暑假被山一样的作业本淹没,三个月到头都没见到人影。结果家长还带着他上门感谢何炅关心他们家孩子学习,让老师重视他们小孩。那可怜的男孩在何炅家里低着头唯唯诺诺的,等家长出去唠嗑了就差给何炅跪下来磕头认错了。


“没事你至少这个学期成绩肯定没问题了。”


何炅说的轻飘飘的,面带微笑送这家人出了门。


围观了全程的王鸥从此把何炅列为了头号危险分子。



19.


天知道何炅之前一句“鸥姐”差点把她吓出心脏病。


哪来的高手过招。


何炅说啥她就点头。


这叫单方面屠杀。



20.


让大家认识何炅的契机是鬼鬼…的尖叫。


凌晨两点。


划破墙壁楼层把半个公寓的人都给吓醒。


最先冲下来的撒贝宁,看样子根本就是又在当夜猫子,整个人穿的就像现在是下午两点。看见的是鬼鬼缩在墙角,指着漆黑一片的电梯里整个人都在打颤。


“撒唔@#¥%…&*”


好嘛语言系统也崩溃了。


白敬亭和魏大勋紧接着赶到,后面跟了个还在往自己睡衣外面套大衣的乔振宇。


毕竟形象不能崩。


撒贝宁搂着鬼鬼,四个男士一起瞪着电梯门,就像要把这门瞪出个洞。


直到电梯里闪过了一道银色的光。


鬼鬼的尖叫变成了五重奏。



21.


在电梯里一手抱着人体模型一手按住开门键的何炅脸上写满了无奈。


虽然没人看得见就是了。


撒贝宁你丫的有空在那里瞪门还不如来帮我一把。


也不想想我这身高的鬼能有几个。



22.


何炅没用多久就成了公寓里出了名的老好人。


无论是谁、是什么事情,找到他他就帮。


撒贝宁看着总觉得哪里不对劲,托着腮冥思苦想了很久也没能组织什么有意义的语言,只是想着要去给何炅说道说道别再这么无差别帮忙了。


偏偏王鸥这两天又不在公寓里。



23.


“炅诶…”撒贝宁拉着何炅蹉跎着,律师的口才也好像失去了作用。


何炅歪着头看他,满眼疑惑。


撒贝宁把心一横,“别再当烂好人了你累不累,八楼王二麻子这种人也值得你帮?知道你是个医生就缠上来要你帮忙挂号找专家免药费,咋能什么都惯着呢。那谁啊跟你又不熟,而且明天开始都不是咱公寓里的人了,能有点底线不。”


何炅一张脸已经冷了下来,撒贝宁也不管了,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就一口气说完吧。


“就不能和每个人相处都像和我一样吗,感觉每天看你笑都觉得你下一秒就要坑人也比每天看你笑觉得累的要死要好。”


何炅直接甩了房间门。



24.


何炅本来打算把自己一个人关几天的,因为脑子里实在太乱。


但撒贝宁大概是命中注定来克他的。


因为他才一个人在房间里呆了半个小时,外面那个人就抱着两瓶烧酒推开了门。


“我也有钥匙的嘛你别这样看着我。”


“操。”饶是何炅的涵养也爆了粗口,生无可恋往床上一躺,再被撒贝宁给拉起来。


“来来来喝酒。”


撒贝宁也没等他同意就一杯杯开始灌他了。


何炅觉得自己八成是疯了才会一杯杯接着。


两人最后都晕了,也不知道聊了些什么,感觉好像把所有的事情都和对方说了,又好像什么都没说。


25.


第二天他俩趴在写字台上醒来,迷迷糊糊对视了大概三分钟。


何炅最先清醒过来。


“撒贝宁你大爷的你给我把我房间钥匙交出来???”



26.


撒贝宁在几天之后被一脸苦相的魏大勋给拦了下来。


“你到底给何炅灌了什么迷药怎么突然像变了个人似的……。”


“那是好是坏?”撒贝宁饶有兴趣发问。


“你要听良心话还是真话……”


“怎么说?”


“良心话是挺好的,终于像个人了,原本像个假的要死的混蛋。”


“那真心话呢?”


魏大勋都快抱着他哭了:“撒贝宁你给劝劝吧,这才几天功夫他就把我们这里最后的花朵们给染黑了啊!”


鬼鬼恰逢其时从他们身后走过,戴着个做工不算精致的人皮面具,手里拿着电锯,哼着歌往楼下走。

撒贝宁一个哆嗦。


咋…咋回事啊。


“何炅给她带了点医疗用品,说给她的主题咖啡店增加点新的玩法,比如什么恐怖医院啊之类的。”


撒贝宁开始怀疑起了自己到底那天晚上为什么要抽风。


“光是鬼鬼也就算了…来这里两个星期都还好好的小白现在也……。”


“小白怎么了?”


“本来多好一任劳任怨的孩子啊,现在有活就推给小乔,美名曰给他培养日后的工作经验。叫他帮我整理一下花草还拿出个计算器给按了半天,噼里啪啦按了一通说小时收费一百万。我现在信他是华尔街海归精英了,以前怎么没发现他这么能扯。最后冷不丁还给我来一句:何老师教的办法真好。”


说完之后才发现撒贝宁已经笑的上气不接下气,扶着墙快站不动了。


魏大勋在撒贝宁疯狂大笑中恨不得找把枪把这人给突突了。



27.


这一连串风波王鸥都没有经历到。


她在消失了一段时间回来之后把自己直接给关进了屋子里,鬼鬼去敲她门敲了半天都没人应。最后是何炅看不下去了,对着门喊了声:“鸥姐你开门。”,才叫开了一条门缝。何炅挤进去之后又立刻关上了。


“都散了吧。”


撒贝宁招呼着,说何炅出马你们还不放心。


“放心个鬼,我们怕鸥姐被何大魔王给拆了。”乔振宇在休息室里打字,头也不抬扔过来一句。


最后倒是也没发生什么,只是王鸥被何炅拉到休息室的时候眼眶通红。


大家都很识相地没有去问。



28.


不过生活不是说你不问他就能岁月静好的。


这句话撒贝宁在站在一堆曾经是电视机的碎片前时终于有了深刻的体会。


“鸥女王您这……”


“我一个人理不了你来帮个忙。”


这不是帮不帮忙的问题。这是三星的最新款电视啊您不要了给我呗,看着一地的碎片我有多心疼你有关心过吗。


大概是没有。


因为王鸥的眼眶又红了。



29.


撒贝宁晚些从何炅那里得到了一部分真相。


让人吐槽无力的狗血故事。


富家大小姐和一个穷吉他手的故事。


听完撒贝宁都没能把王鸥和故事里的女孩对起来。


“所以她为了爱情放弃了家族十几亿的企业?”


“想劝她来着的。没劝成。”何炅摇了摇头,回想起几年前的谈话。


大概是他唯一一次被王鸥给说服的一次。


“你以后哪天也遇到那个对的人,就能明白我的感受了。”王鸥盯着他的目光似乎要把他戳出个洞。“不对。你已经找到了。那你还来劝我?”


何炅落荒而逃。



30.


可撒贝宁还是没弄明白,富家女怎么就变成了现在这个包租婆。


也没弄明白穷吉他手怎么就成了电视新闻里欧美炙手可热的中国新星。


“魏晨出国去深造来着。当初说要配得上王鸥。”


“然后?”


何炅指了指电视:“这不,红了之后说自己还没女朋友呢。”


撒贝宁了然。


觉得整个故事里最无辜的就是王鸥家里的电视机了。


播报条新闻招谁惹谁了。


几天后他觉得还是他比较值得同情一些。


怎么听个八卦就要被一脸杀气的王鸥给拉着去听海外归来的天王巨星魏晨的演唱会了。



TBC。

评论(14)
热度(305)

© 秋_Udazk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