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圣塞人•Andrew Scott 是我初心是信仰是我家爱尔兰小太阳•白月光Ben Whishaw我永远爱这两个男人•还有个Mark Gatiss•和他们仨的老公

【双北/明侦全员向】MG公寓那些事 (1-15)

开新坑了(笑)

这篇想挑战一下小剧场向的轻松甜文,表白明侦全员!文的类型偏爱情公寓那样的,想到哪里写到哪里,全篇宗旨大概就…甜!(希望能撑到结尾)

cp唯一确定的是双北(然而到现在为止何老师也只是露了个脸),其他的虽然有想好的但是写着写着可能就跑偏了……看各自造化了。私设无限大,可能甜文我写着写着就ooc了…还请不要留情指出来我尽力改。

还有一个二战的脑洞在筹备中,根据我这个写一篇文不查个几百页资料不敢开坑的人的性格…希望能在第三季完结之前能开出来。

这篇文送给我家小号 @闹闹撒 给我闹比心!现实已经够艰苦了还是吃点糖暖暖胃……

以上……欢迎来到MG公寓。


————————————————————


1.


“乔振宇你是不是又把我的宝贝们给扔阳台上了你给我站住!!”


楼下的咆哮声伴随着厨房的烤箱滴滴声一起响起,鬼鬼擦完手里的杯子,很优雅一个一百八十度转身刚好伸手把烤箱给关了。


楼下这俩每个星期都要上演的戏码都快准时到让她的闹钟失业了。


那这个时候她也只能说一句:“祝他俩早日相爱相杀进洞房。”



2.


“我看你就是嫉妒我的宝贝们比你好看。”


话音刚落,一声惨叫紧接着而来,最后是嘭的关门声。


应该是乔振宇终于把房间里的仙人掌给往魏大勋身上招呼了。



3.


乔振宇是MG公寓里年纪最小的一个。每当魏大勋喝多了想找人欺负欺负的时候就会往乔振宇那里凑。


“小孩我跟你说等出了校门就会发现大人的世界比你想象的要复杂的多。”


“可是我长得好看。”


“什么钱啊、权啊、人脉啊……想想哥就替你担心。”


“可是我长得好看。”


“还有公司里拉帮结派压榨员工,最苦的就是你们这种程序猿。”


“可是我长得好看。”


“你能不能换一句……”


路过的撒贝宁拍了拍魏大勋,给补上最后一刀:“他保送了硕士而且成绩优异,你说的这些和他无关以后把不准你会在哪个硅谷公司见到他。”


乔振宇一口喝干了杯子里的酒,朝魏大勋面无表情点头。魏大勋发誓他从他眼睛里看到了无情的嘲笑。



4.


魏大勋其实长的也很耐看,可惜没办法,公寓里第一次选美大赛把最帅的称号封给了乔振宇。


值得一提的是评委就只有两个人,公寓里唯二两位女生。


参赛的有公寓里除了魏大勋的所有男士。


最后评选其实相当简单,所有其他选手被撒贝宁给用各种办法阻挠了不能参赛,然后撒贝宁因为违反规则被剥夺了参赛资格。仅有那天刚从学校回来,踏进公寓一头雾水的乔振宇被唯恐天下不乱的鬼鬼给封为了花魁。


哦不。


公寓第一帅。


乔振宇一开始还板着脸要鬼鬼把这破称号给摘了。后来发现能用这个来打击同租的魏大勋,也就随她去了。


“你抱怨啥嘛你不也没来吗。”


当然来了大概也改变不了结果。坐在沙发上冥思苦想今天应该涂什么颜色的指甲油的王鸥顶着魏大勋幽怨的眼神完全无动于衷。


因为乔振宇的确就是好看。没撒贝宁闹这么一出估计花魁还是他。


哦…说了是公寓第一帅了。



5. 


魏大勋是个花匠。


可能这个名词放在城市里有点奇怪,那就换一个听得懂的称呼,叫开花店的。


如果要他填一份兴趣爱好调查表,大概只会写有一行字:花草即生命。


撒贝宁总是摇头晃脑说他大概有精神分裂症,平时挺好的一大男孩啊,怎么碰到那些红红绿绿的东西就魔障了。


“红红绿绿的东西?这是我的小粉!”


撒贝宁后脑勺被糊了一巴掌,被逼着向一束郁金香道歉。他弯着腰从魏大勋手掌范围中脱离,然后直接冲出门。


这个人还是交给花粉过敏的乔振宇去治吧。


至少只有乔振宇有理由义正严辞把他周末带回家的那些东西给扔出去。


也是苦了这个和他同租的孩子了。



6.


虽然撒贝宁并不完全真心同情他。


毕竟他那位看脸的房东肯定不会像对他那样对乔振宇。


看看这网上直播间里都在用什么称呼叫那位包租婆……鸥姐姐、鸥天使、鸥angle……最后一个算你会说一两个英文单词了。


他一边咬着牙一边往微信对话框里打着字:“天底下最人美心善的鸥女王殿下,要不这个月的房租就再给我减低点呗……”


王鸥秒回。


“呵呵。”


撒贝宁扔了手机往床上一躺,只想给自己点首二泉映月。二胡版的。



7.


王鸥收回手机翻了个白眼。


法律系高材生,毕业之后直接进了跨国事务所的撒贝宁,刚进公司就是两个大案子。对于律师这种开张吃三年的职业来说,平心而论她觉得她还是收的少了。


即使对方现在刚干了一年就休业在家不干了。


想了想她还是决定给他个机会。


“要不你去找找有没有人肯和你合租。真找到了再给你打折。”



8.


白敬亭拖着个大箱子出现在公寓大门口的时候,撒贝宁才刚把合租消息给挂上网。他看着手机,再抬头看正对着自己的人,再低头。反复好几回之后,身后的鬼鬼看不下去了,一把把撒贝宁推开。


“手机坏了找个维修的也不用站在门口深情对视这么久啊!我手里捧着个蛋糕呢撒撒你挡路了你知不知道!烫死我了……。”


“这年头手机维修都来的这么快了啊……啊呸什么手机维修。” 撒贝宁转头无奈瞪了鬼鬼一眼,“我找合租的人呢,你别给我吓跑了啊。”


白敬亭对这场闹剧似乎完全没什么感触,捧着自己的手机脸上越发迷茫。


再回过神就已经被撒贝宁给拉进屋子里了。



9.


“我跟你硕啊,我们这里包水电煤,包网费,一人一间屋子和一间浴室,共享客厅厨房,零零总总加起来也得七八十平,这价格你在外面绝对找不到比这更好的了小伙子……”


白敬亭支支吾吾的又没法打断滔滔不绝的撒贝宁,急的脸涨红。好不容易找着一个空隙拍着桌子大吼:“F**k! Just listen to me!”


撒贝宁被吼懵了,一个没收住把自己给呛得直咳嗽。再抬头时对面的人已经恢复了波澜不惊的表情,好像刚才都只是幻觉。


“这位先生,我想和你打听一下MG公寓是不是这里?”


“是的是的,你是看到我的合租广告来问房子的不是吗?” 虽然来的也有点太快了。


“我已经租下了五楼的复式套房,这位先生很抱歉,你怕是认错人了。”


撒贝宁瞪大着眼看对方拖着他Rimowa的箱子潇洒消失在电梯间内,半晌没回过神。


他又想给自己点首二泉映月了。



10.


让他没想到的是,十分钟之后他应着门铃拉开门,看到的还是之前那个人。


虽然还是之前那一身三件套,但是这衬衫纽扣的错位……


“怎么?有事?”


“这位先生,能不能请你帮我一个忙……”


撒贝宁听着直摇头,摇到白敬亭都想直接回自己屋然后从长计议怎么对付自家的热水器了,最后还是被拦了下来。


“这位先生……”他一字一句模仿白敬亭的口气,满眼透着绝望。“大兄弟诶,我们这里不流行这个。就算你这样去和乔振宇说话他都能糊你一脸你信不信。那已经是我们这些人里最后一个没弃疗的了。”


白敬亭一脸茫然看着他,还是没搞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


“来来来跟我念:大兄弟。记住啊以后就用这个打招呼听见没。”撒贝宁嘴里说教着,一边拽着白敬亭上了楼。


当天晚上休息室里聚餐的时候撒贝宁被王鸥砸了一拳。


因为白敬亭对着王鸥叫了一句大兄弟。



11.


鬼鬼坐在边上发出一串“鹅鹅鹅鹅鹅鹅”的笑声,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手中的咖啡跟着晃,看得白敬亭有些心惊胆颤,最终忍不住从她手里拿了过去。


鬼鬼不解看了他一眼。


“皮的。” 他指了指他们坐着的沙发,换来的是下一串鹅笑声。


“鹅鹅鹅鹅鹅鹅鹅小白你太可爱了姐姐罩你啊。”


实在看不过去了的乔振宇拍了拍小白的肩膀。


“仿的。不值钱。坏了再买一个就是了。这是我搬进来之后的第五个沙发了。”


白敬亭开始怀疑起自己回中国的决定到底做的对不对了。



12.


白敬亭的海归华尔街精英身份没引起太大波澜,这让他舒了口气。


虽然他大概永远也不知道他进公寓第一天做的所有事情都已经足够让公寓里任何人都对他生不出疏离感了。


魏大勋摩拳擦掌说有新人可以欺负了,被鬼鬼和乔振宇给一人一边按了回去。


你俩地主家的傻儿子干啥要相互欺负。


天然呆就天生应该被关爱。


管他是不是华尔街大佬。



13.


“你这是罩着小白还是在养小白鼠呢。”


在看见鬼鬼一天之内第三次端着一个空盘子从白敬亭的屋子里走出来的时候,魏大勋终于忍不住发问了。


“没啥区别啊。”鬼鬼蹦蹦跳跳又回自己屋捣鼓下一个试验品了。


可偏偏小白还就吃这一套。


看见鬼鬼就说她做的东西好吃。


魏大勋很久以后才搞明白,这位声来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少爷在刚来的几天还没打听完附近商店和饭店的时候差点没把自己给饿死。


见了鬼鬼的托盘就像见到亲人一般亲切。



14.


撒贝宁这里不是没有看到合租广告找上门来的,不过一个个长的歪瓜裂枣似的,稍微好看点的也都有各式各样的怪毛病。


“你能信?这年头还有人跟我说每天晚上要点印度熏香放教乐练瑜伽?还让我一起跟他南无阿弥陀佛?” 撒贝宁把桌子拍的砰砰响,完全没能得到魏大勋和白敬亭的同情。一个笑得抱着肚子直打滚,另一个抿着嘴还努力憋着不让撒贝宁太掉面子。


还是白敬亭先开了口。


“撒哥你这个生活环境也没窘迫到一定要找人合租啊,你看看你这笔都是万宝路的。”


然后魏大勋真的笑到从椅子上滚了下去。


“谁跟你万宝路,那是万宝龙!”撒贝宁气急败坏大吼,对上白敬亭虚着瞥他的眼睛。


“最后再试一个,不论今天还能来个什么人都是最后一个了。就算找不到合租的,她鸥包租婆还能吃了我不成……?”


魏大勋和白敬亭拼命给他眨眼,可惜也晚了。


“撒贝宁你说谁包租婆呢?找不到人你下个月房租翻两倍!”


节哀。


兄弟们提醒过你了。


魏白两人勾肩搭背出了门,留下一个想一头撞死的撒贝宁。



15.


当天晚上来的人是卡着零点按的门铃,导致刚准备洗洗睡了的撒贝宁呆站在门口不知道是该开门让人进来,还是开门给对方从法律层面上科普一下哪些时间段上门算看房、哪些时间段算扰民。


不过不管是哪种他也都得开门。


门口那人风衣衣角还滴着水,他本人却是整洁到想撒贝宁怎么也都挑不出刺,他都想问问对方到底是怎么在外面大雨的情况下做到头发依然干燥飘逸的了。


对方语气不紧不慢,先是表达了对于自己深夜上门深刻的歉意,解释了是因为工作原因加班到这个时间点,明天又得很早就起,却又对这个合租广告十分感兴趣,有一种过了这村没这店的预感,于是还是来了。


撒贝宁也不知怎么就在对方慢条斯理的话语中把他请进了门。


至少对方的预感还是准确的,的确时间是卡的很完美了。


“你晚上做印度瑜伽吗?”


“什么……?” 男人收回打量屋子的目光,一头雾水看着撒贝宁。


“没什么。”撒贝宁认命叹了口气。


大概就是天意要他找个人合租。


也好,这样王鸥也没机会给他再加房租了。


对方几乎没怎么看合约就龙飞凤舞签下了自己的名字。撒贝宁眯着眼睛辨识了半天还是没看出来这到底是什么字。


“何炅。”对方笑眯眯说道。


“你倒是信任我,这十几页的合同看都不看就签了?还是因为你这签名反正也没人看得出来写的是什么?” 撒贝宁一手整理合约,嘴里也没停下吐槽。


“我去怀疑一个律师的合同那我就真的吃饱了撑的了。” 何炅说着视线瞟了一下架子上满满的法律书。


撒贝宁了然。


在何炅把自己房间门轻掩上和他说晚安的时候突然觉得多个合租的可能也不错。


就是这字难以描述了一点。不过人无完人嘛。


后来他才知道在何炅的同行里他的字真的算是很良心了。



TBC。

评论(30)
热度(370)

© 秋_Udazk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