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圣塞人•Andrew Scott 是我初心是信仰是我家爱尔兰小太阳•白月光Ben Whishaw我永远爱这两个男人•还有个Mark Gatiss•和他们仨的老公

【双北】逆流 05

前文传送门:

1  2  3  4

————————————————


05. 


何炅以为自己从来没进过这扇研究院最深处永远紧闭着的门,但当院长扫描虹膜开门之后他发现这个地方在他记忆深处是存在的,就等着有人拂去面上厚厚的积灰。


“我来过这里。”


院长抬头看了他一眼,不置可否耸了下肩:“你是这里走出来的你当然来过。”


“我是什么……?”


这问题很蠢也很多余,多余到何炅问完之后觉得毛骨悚然。这个现在在睁着眼、在走在动在笑在说话的他,还是何炅吗?


“生物学的角度上来说是人类,我私底下习惯叫你奇迹。” 院长手中不停在捣鼓着一个小盒子,从何炅的角度来看大概能看到他是在给盒子解密。


“一个一千年前的人,以半边大脑缺失的状态,躺在了那个时期最顶尖的科技里活过了末世,等到了千年后的世界恢复科学并发把他给救活,除了暂时缺失了一部分记忆之外毫无损失。小何你说这不是奇迹是什么。


放心我也没给你填填补补什么零件,你那脑子也是通过能激发脑细胞自然分裂再加上返祖回到最初成型的时候,我们耗了好几年才让他自己给长好了的。”


一堆名词绕得他头疼,最后也只是自嘲想着他自己现在终于成了名副其实的千年老妖。


院长摆弄好了盒子,从里面拿出一个薄薄的芯片插进某个凹槽里,然后朝何炅一摊手。


“说真的,每次看你们对末前现史这么着迷我就很无奈。这是一份当时他们称之为纪录片的东西,经过了多重处理得以和你的睡眠舱一起保存至今。这里不仅仅还原了当初末日前的所有准备、抵抗和覆灭过程,还留下讯息说,他们保存的属于当时代的,是你。”


他拉过懵懵懂懂的何炅,把他按在了显示器前。


“可我万万没想到修复脑子就花去了我们好几年,好不容易你醒了吧……还失忆。幸亏他们当初给你输入的所有古文物的电子讯息全部存进你脑子里了,才能在你毫无记忆的情况下直接把你放在研究院做项目。那现在你想起来了,也就可以看这个了。”


何炅再次陷入黑暗,但不同于这些日子里的记忆错位感,这次的他就好似站在全立体的影院中,彻底从一个旁观者的身份看身边慢慢亮起光源。


“这是这个月来第几起伽玛射线暴发了?”


他认识这个声音中带着掩饰不了的疲惫的老人,但从没见过这位央视的长青藤能有这么颓然的一面。
“十。而且面积在不断扩散,怕是……。”他的助手的话没有说完便被老人挥挥手打断。


“我们还有多久。”


“科研院那里给出的消息是半年到一年。这么走一遭才发现人的潜力真的无穷大,世界科研院那群人都快把自己的院打造成未来星际电影里那种高配置了,据说连短时和长时防隔绝睡眠舱都研究出来了,只希望能给人类留下一些反抗的力量。”


老人在助手说到睡眠舱的时候终于收回了一直盯着窗外的视线,略带疑问示意他解释得在详细一些。

“是一种类似人体冬眠的技术,理论上可以轻松撑个一千多年,但是实践起来极为困难。最大的麻烦就是,人躺在里面处于休眠状态的时候,脑子依然在持续处理讯息。可是由于整个人的全部其他部分的信息接受能力全部瘫痪,长久以来脑子什么都不能接受,便会习惯这个虚无状态,进而陷入一种脑部假死。可当再次打开睡眠舱之后,突如其来的讯息量会直接撑破脑容量,导致瞬间脑死亡。


所以到现在为止也都是用的时间跨度极短的实验,或者本来反应就慢的研究员,可以稍微更好适应瞬间的冲击。”


老人的头又转回了原来的方向,有些失望喃喃自语道还以为有些什么盼头了。这头的助手在还在矜矜业业把报告的最后一部分念完。


“文物国宝的封存都进行的十分顺利,撒老师说最迟下个月就能把所有重要的藏品都入库了。撒老师可太厉害了,那会在台里说科研院没时间管历史那我们来管,拉着几大博物馆馆长就杀上门去结果还真的拿到了批条。”


“小撒做事我一直放心,还好了,他这么弄一遭之后我们也不至于在黄泉路上无颜见先辈们。”


“科研院还给撒老师批了三台睡眠舱,说如果一定有需求的话可以放入一些帮助后人解读历史的辅助文集。他们拍着胸脯保证说人到时候能不能活不知道,但是放点东西当储藏室绝对够用。所以撒老师现在申请批准使用这些睡眠舱。”


老人点点头,沉默在报告上签了字。撒贝宁爱干嘛就干嘛吧,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样样走流程请示。


之后一些画面都显得断断续续,不同任务和场景来回切换着却也没看出什么太多有用的信息,直至画面停格在了两个何炅不能更熟悉的人身上。


撒贝宁和记忆中比起来苍老了不少,两鬓已然生出一丝斑白,神色和之前的老人一样展现出挥之不去的疲惫,可两眼中的神采比起当年却依然没有黯然丝毫。黄磊和他对面坐着,一边说话手中不停给绢布漆上涂层。


“一开始打的就是这个主意?”


“我去申请这个项目的时候睡眠舱都还没研发好吗。”撒贝宁的语气平淡无波,可何炅在听到他的声音的一瞬间就发现自己眼前已经开始模糊。他就没有想过还能有睁着眼睛听他讲话的那一天,虽然他们的距离已经隔了十个世纪。


“那知道睡眠舱之后一个不够非去跟人争论了一整天之后提升到三个名额,总是打的这个主意了吧。”


撒贝宁好似没有听到黄磊的问题,继续专注在睡眠仓的系统里输入一行行代码,整个屋子突然陷入寂静,只有睡眠舱的系统还在发出滴滴声表示数据接收成功。舱内的人很平静躺着,嘴角微微上扬,撒贝宁突然在想如果这个是个童话故事,是不是他去吻他一下,那人就能醒来,重新能用把人给吞噬的柔情看着他。


“撒老师?”黄磊又叫了他一下。


“是的。这个结论其实很容易得出。如果问题只是出在脑子的信息接受在持续刺激下冲动发放频率的减低,降到一个近乎于零的情况再突然被大量信息冲击反弹,那找一个植物人就不会有这个问题。他的脑子时受损而不是自我调节成了无法复原的状态,等被治疗好照样可以传承我们现在废寝忘食在维护的这些历史。何炅不论戏剧生理状态上还是文化造诣上来说都是最合适的人,不是吗…唔。” 撒贝宁揉了揉被黄磊砸了一拳的肚子,神色复杂看着他。


“你再这样在和我说何炅的时候鬼话连篇我真的能揍死你你信不信。”黄磊回到了座位上,压根看都不看撒贝宁一眼。


“…是的我自从知道睡眠舱后打的就是这个主意。”撒贝宁也转了回去,背对黄磊低声说道。


“即使我们谁也不知道是不是这次之后还有可能恢复文明,不知道这个东西会不会管用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人能救他?”


“就算只有亿万分之一的希望,只要小数点之后那一串零最后跟了一个一,那就值得。”


黄磊顿了顿问了一个看似毫无关联的问题,可他知道撒贝宁听得懂。“为什么。”


“没有什么人能永远不长大,长大就意味着要懂得取舍。轰轰烈烈爱过,那就够了。”


“够了吗…”黄磊没想从撒贝宁那里得到什么答案,与其说是继续追问他不如说更是在问躺在舱里的何炅。


够了。在光屏另一端的何炅无声回答,想伸手触碰一下站着的那人,想再拥抱他一次,却只是碰到虚无的光幕。


他看着撒贝宁继续不分白昼忙着,好几次累到摇摇欲坠,但还是只睡了两三个小时就又爬起来重新整理资料。有时候深夜时分,只有撒贝宁一人在的时候,他会对着睡眠舱自言自语。


“炅炅我以前就不太适合长跑,当初没有你我一个小偷都抓不住,现在却赌上我们整个历史在和时间赛跑。还好你在。”


“炅炅你说,如果我俩当初没有那一股子热血,向往那能面向全国的聚光灯,是不是我俩今天就不会这样在这里。就算是在外面等死,好歹还能靠着彼此。”


“炅炅你跟我说分手的时候我怕我不夺门而出我就永远走不了了。那么耀眼的你不应该因为爱情这种虚无缥缈的事情坠下云端,你知道么你谈及你的理想的时候整个人都好似在发光。”


“炅炅我不是想把你一个人放在一个你完全不熟悉的地方,但是原谅我这么自私,我只是想你能重新睁开眼。”


“炅…我好想你。”


何炅觉得这个投影机一定是出了什么问题,明明只是神识在场观看记录,心却疼到无以复加,勒得他完全喘不过气。


撒贝宁在窗外的世界突然青天白日变成一片漆黑的那一天完成了给睡眠舱最后的数据输入,将睡眠舱调成了沉睡模式。他的头贴着玻璃,久违地发自内心地笑了,轻轻在玻璃上落下一吻。


“晚安炅炅,祝好梦。醒来之后不要被大变样了的世界吓着。”


黑暗彻底吞噬了他。


TBC。


评论(5)
热度(51)

© 秋_Udazk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