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圣塞人•Andrew Scott 是我初心是信仰是我家爱尔兰小太阳•白月光Ben Whishaw我永远爱这两个男人•还有个Mark Gatiss•和他们仨的老公

【双北】逆流 01

这篇文是为了回报群里而诞生的。入群大半年除了当咸鱼就是闲聊,脑洞满天飞但是从来没能下笔,大概是真的太久没写rps了。努力挣杂着复健一把,这篇文会逼着自己不坑的(笑)感谢双北群里的大家,这真的是我待过最暖的一个群。


01. 

何炅是被传讯仪上不合时宜的滴滴声吵醒的。他眯着眼试图分辨出腕上表盘里的时针和分针,努力了会还是放弃了。


如果他同事在的话又要说他研究古物痴迷到自己都快活成一个古董了。“这年头有了电子生物钟谁还带手表……说起来老何,你这表造的还挺精致,这是纯手工造的机械表吧?得多少钱啊?” 


那会他只是笑笑没有回答,同事也没有深究。可实话是他也不知道这块表哪里来的,好像就从一开始就在他身上了。可是…一开始又是什么时候?每次想到这个点他的脑子就会撕裂一般开始疼,去看过几次诊所也没得到任何有用的信息。后来他索性也就不再去想这方面的问题,把所有的精力全部投在了工作上面,日子倒也过的清闲。只是偶尔晚上一个人坐在从研究室回家的浮轨上会觉得好像缺了什么,悬镜反光遮挡掉了大部分窗外的景色,一片片史前的废墟若隐若现,而何炅总感觉能听到来自那里的阵阵低喃。


他终于摸到了屋内的感应开关,低头看见手表上明晃晃显示着当前时间3:28,气得他差点砸了又契而不舍响了起来的传讯仪。


“老陈你最好给我这个为了分辨一把火枪年代五天只睡了十多个小时的人一个交代?”


“老何你快到院里来,两个小时前拾荒者从北城带回来一个盒子,是密封得十分完美的一个真空盒。我们打开之后发现了一本书,时代我们已经确认了,但是文字完全无法破译,这不第一反应就是找你吗。”


何炅再往自己脸上拍了一些冷水让自己更清醒一些,脑子里消化了一下这段信息,不得不承认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不叫醒他,他可能第二天去了院里会因为没有早一些得知这个消息而大发雷霆。“哪个年代的东西?”


“末前现史。老何你… 老何?老何??”


何炅这一头已经一把掐断了通讯,随手抓了一件大衣就出门奔向浮轨站台,风风火火冲进都校园区的时候还差点和几个在图书馆通宵的学生撞了个满怀。他也顾不上安抚身后传来的惊呼声,只能在奔跑中连连道歉。


“刚才那是何老师吧?”女生被惊到的情绪来的快去得也快,踮着脚张望之前的罪魁祸首,不可思议叫道。


都校十大不解之谜里,何炅排名第三。曾有人总结过说,何炅就像是一个生活在历史长流里的古董,拿着过十万的月收入还执意上下班坐浮轨,在他身上从来看不到任何现下流行的物品,反而古文物教授每节课都在盼望何炅能从他们教室门口走过能给他当实物教学材料。


可他又偏偏似一个生来便精通人情世故又有神鬼莫测之才的人。四年前他初来都校研究院时,研究院内部一团糟,各个部门的研究对比并不通顺,日常便是相互责怪。而何炅来了不到半年之后,不仅将整个院给整合成了铁板一块,更是几乎修复了拾荒者所带回来最多的来自清朝的古物。


研究院副院长一次醉酒后长吁短叹道:“何炅?那就是个妖孽。他对那些古物有一种天生的亲和力,什么东西到了他手上就像那些东西自发在告诉他它们都是什么来历一样。他刚来的时候院里最大的项目是唐朝的一幅画,各个组忙了大半年了焦头烂额,我却亲眼看到那小子一个人在办公室里呆了一个星期之后,去挨个给研究组提出推演方向。那个项目一个月之后完结,何炅在院里的人缘也直接被推到了顶峰。一个人啊…一个人七天内干掉了一个院忙活了大半年的项目,还让整个院一起分果子。”


对于都校的学生而言,何炅是他们见过最和善的科研人员了,而因为他一年之内也会去大学上两节课,所以都校的学生都更偏向于叫他何老师。他第二次开的时候就已经从小教室换到了大型阶梯教室,即使如此还是次次爆满,甚至听过何老师上课学生都能够在学校里吹到他们毕业。


何老师的来历无人知晓,即使是学生里那几个家里在都城有些背景的人也没能翻出何炅的生平。探索得最远的人最后在论坛上分享说,何老师的档案被三S级加密,大家伙儿还是就老老实实去拼人品,要么祈祷能挤进一次公开课,要么盼望能在园区里偶遇。


何炅并不知道那几个学生在他走了之后欣喜若狂的反应,比起几个学生,此时此刻的他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那个所谓“末前现史”的书。


“拼命三郎何先生,你突然掐通讯是想吓死我啊。” 他的同僚不满的抱怨被何炅无视得彻底。


“东西在哪里?”


“主破译室啊还能在哪里。这是末前现史第一本被找出来的文献啊!你说他们这保护工作是怎么做的,那些再往前的朝代的文物都被大批完好保存,偏偏他们自己这个年代的物品流传下来的东西稀少到几乎不存在?”


他们已经站在了破译室的门口,何炅却感觉到了一丝异样的情绪。真的要描述的话…也许是近乡情怯?可这算是近哪门子乡?他疑惑的目光锁定了间桌子上的那本书,心底突然浮现出了他夜晚坐在浮轨上那种空旷的回响,低喃声再次盘旋在他的耳旁,使他差点没站稳。他甩甩脑袋,没错过周围人担忧的神色。他觉得他现在的脸色一定是糟糕透了。


“老何?你没事吧?要不你还是去补一觉然后明天再来看?”


他坚定拒绝了这个提议,一步一步走向了那本书,感觉虚空中有一只手拽着他、引领着他,逆行过脚下的滚滚时间长流。


何炅刚触碰到封面,屋子里的人就听见他说:“是法典。”声音比以往沙哑了些,也不知是睡眠太少还是些别的原因。“刑法。”他再补充了一句。


“成了。小何回头我把扫描内容传你一份,这个项目就你来主导吧。这书被封存的太好,损坏其实不严重,只是扫描的时候每页都有出现很奇怪的干扰线条,我们判断了会觉得和文本没有太多的关系,你破译完如果还有精力再去看看那是什么吧。”副院长顿了顿,拍了一下何炅的肩膀。“估计这院里还能破掉这本东西的也就只有你了。散了散了大家都去睡会吧。” 副院长一锤定音。


何炅不知道他最后是怎么回到自己家的,他整个脑子都被那本法典所占据着,明明应该是他从未接触过的末前文字,他却像是天生就认识这些一样。


翻开后的扉页上用钢笔写着一行字,笔迹苍劲有力,他甚至能想象出那位古人是如何一笔一画、怀着满腔热血写下的这一句:“以法为本,守护律法初心。”


TBC。

评论(11)
热度(90)

© 秋_Udazk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