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圣塞人•Andrew Scott 是我初心是信仰是我家爱尔兰小太阳•白月光Ben Whishaw我永远爱这两个男人•还有个Mark Gatiss•和他们仨的老公

给自己留个笔记。亚托的球星x普通人梗、莫福、还有双北的………不是我说啥啊。咋评论里提双北的就是车呢???
水仙我欠了半年了我没脸见岚岚。
10R是下一篇长篇了。

【双北】剧院化妆间的其他用途(rps向/一发完)

这是去年十二月给闹闹写的生贺,一辆小破车,大概是我驾照挂科五六年多唯一一次我自认为没翻车的乘车出行。全文字数6k左右,开车部分3,5k这样。


RPS预警!

RPS预警!

RPS预警!


点我上车


车链接走Ao3,点进去之后第一个网站使用协议打勾按I agree,然后下一个界面点proceed。

【双北】一束阳光(短篇一发完/rps向)

我竟然还有爬回双北的一天…只能说这两位有毒…或者是这位朋友太厉害了 @闹闹撒 ……一时间有些难以抉择。

RPS向预警,一切故事情节不负责任瞎编。


————————————————————


他很小的时候就隐约感觉到自己和别人不一样,但他一时半会也说不上来是什么,因为选项多过他当初那个小小的脑子能处理粉丝的范围。他一直都是更文气的一个,当别的男生一脚铲起草坪上的泥块又或是在课间的走廊上打打闹闹时,他不是捧着一本书坐在教室内安静翻看,便是站在树荫底下看着别人奔跑。可在他眼里如此格格不入的自己却意外地从入学第一年到最后一年稳坐班长的位置。


别人说他有与生俱来的亲...

Voices and Visions(11/Amy向,一发完)

我其实真的想先写10的。但是11这刀来的有点猝不及防…。

——————————————————————

0.

那一页薄薄的纸被他用食指和拇指捏着,那么得小心翼翼,生怕捏出褶皱或者让它裂开一道口子,却又那么得用力钳着,用尽了他毕生的力气。

1.

我不孤单。

他站在高塔上看着这已经看了三百年的雪景,日复一日的黑暗和寒冷。在雪地里奔跑的孩子成长为人再老去,而他就一直站在原地,看着。

以前的生活似乎已经很遥远了,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时间感应也开始变得迟缓了,那些过去的、未来的、已发生的和未发生的事情在他眼前起舞,他闭上了眼睛。

2.

TARDIS回来了一次,有那么短暂的一瞬间他以为他回到了那些他能在他的蓝色盒子里畅游宇宙...

记脑洞记脑洞。苍了天了上一次我这么关注一部剧里的细节点和真情实感嗑一对剧里的cp是什么时候…噢。神夏。Bloody hell。

10R女孩不认输。即使一上来就嗑错了cp也绝不认输。即使晚了八年…我真不明白为什么当初我周围几乎半个朋友圈都在试图给我安利大提提的小十的时候我会没入坑。这不科学。噢对还是神夏。

感谢魔法特,把十和十一彻底变成了两个人和两个故事。在4.5季和5季之间划了一条清晰可见的分割线。10的故事是一个完整的圆,从他的开始到他的结束,从爱上Rose的瞬间打开,用一切还没开始时告别。

先记另一个脑洞,博士们之间的重生关系。我觉得上一任可以或多或少影响到下一任的一些东西…性格啊之类的。我还没...

DW是成年人的童话,所以故事的结局永远不会是【他们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

Rose的结局是最好的没错,可是这对真心太虐了…。小十是活的时间最短的那一位,而在他那像流星一般的生命时长里,Rose Tyler填满了每一个结点。他从来没他对Rose提过任何别人,却对他之后的两位同伴频频提起Rose。

Martha说你心里住着一个人。
Donna站在Tardis边带着笑容看她的朋友像追回了失而复得的珍宝一样在大街上飞奔,也皱着眉头看Rose吻上复制体。
她们都进不了他的心底最深的那一块,而住在那里的人刚被他亲手推开。

我们彼此相爱,但永世隔绝。
我以为我的时间是永恒的所以我们终将分离,但我却比你离开的更早。
在我生命...

The Delinquent Season观后感存档👌

(截图不调色)(含剧透!)

首先:本安吹词穷了。平时吹他的时候我可以带着剧一起吹,这次强烈对比之下我竟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夸。我这辈子最庆幸的事情就是生活在Andrew Scott演戏的年代。

TDS真的很坑,还没上映前这一点就完美体现了,哪家Production notes里会包含剧情详细介绍的…误踩雷真的防不胜防。不过简单来说是家庭伦理剧情,讲两对夫妻之间的情感纠纷。当看到这个的时候我们曾经以为是一个正方形的关系链中间再划几条交叉线。电影出了之后才发现这明明是个甲基立体模型,角色比重一拖三,重头戏完全在基莲身上。

我不和家庭伦理剧讲逻辑,但是...

【亚托】十年

他很少会失眠,可是在这个刚结束了一天合同谈判的晚上却辗转不安。酒店的床很软很舒适,却是空荡荡的。Olalla不在身边,下午收到了她的消息说买了一个星期后的机票,会带着孩子们一起来。他神色柔和地回了一句“好”。

一个人在外其实早就是一件稀松平常的事情了,他不明白自己在矫情些什么,对,就是矫情。心里有一块地方似乎是陷入了一块失重场,毫无根基地飘荡,上不去下不来,荡得他十分难受。

床头的电子钟一闪一闪的,指向凌晨三点十分。他索性坐了起来,摸索着打开电视机,另一只手拿起手机习惯性打开推特。

电视中没传出熟悉的喧哗声,而是在回放一些花样滑冰的集锦,他愣了半晌才反应过来今天没有比赛。视线下滑很随意地扫了一眼手机...

【贾尼】Crème brûlée-法式炖蛋(短篇一发完)

群活动30天贾尼甜点自选。

—————————————————————

时间仿佛在霎那之间被拉长了,手中的尘埃一点点飘散,与遍地的尘土相融。先前打斗时扬起的飞沙走石下落,最后的声音变淡、变得遥不可闻,归回一片死寂。他眼中只剩下星空中闪耀着的光点,从视网膜入侵他的神海,再彻底熄灭。神识离去前的那一瞬间,他感受到自己被什么坚硬的物体托着走,摇摇晃晃的,并不平稳。

死神的专车还没我的法拉利舒服。他有些自嘲地想着,随即念头又变得豁达。随他去了,再舒服了又怎么样,也只是短暂的。他累了,这样的结局也还不错。意识彻底消散之前,他仿佛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伫立在远处,背对着他看不真切。

他是被海水的咸涩呛醒的,起初他以...

这次是真的脑子里突然闪过的片段大概是另一篇文了。

————————

他也很清楚自己逃不掉。短短几秒钟之内他脑子里过了一遍他有可能会承受的刑罚,然后笑了。他竟然觉得最严重的会是来自那个坐在玻璃墙后的人的漠视。虽然他一直都在漠视他。

系统有后门,是那种输入一个编码就能直接启动程序的。他没有用。

天知道他有多不耐烦和M聊天,却只为了能从他这个角度再多看Q几眼而安然坐着和M扯淡。

枪里没子弹,他也是知道的。

推开椅子站起来时,他的眼睛依然紧紧盯着Q,没有错过对方慌乱抬头一瞥。

【安心,这是你建立的系统,我没添加多少东西,你绝对能破解。】

电光石火之间对上的眼神中,他给Q传达的是安抚的讯息。这回是真的疯了吧,他这样想着...

© 秋_Udazken | Powered by LOFTER